Tag: 殭屍

關於殭屍的文章,電影,文化,來源等等介紹。

不要以為就是靜靜的躺在那裡了,死亡後身體還有這些反應

當心臟停止跳動,呼吸從正常的節奏轉為急促直至停止,死亡開始降臨,而在醫學意義上的死亡被定義為大腦排出所有氧氣。從來沒人知道死亡後人的靈魂會去哪裡的答案,但是留在這個世界上的身體,還是會有一些最基本的生理機能在跟死神打加時賽。有的是幾分鐘,有的是幾小時,甚至某些功能還可以持續幾天甚至幾周。你怎麼都不會想到,一個的軀體徹徹底底的死翹翹,還是要花上一段時間的。 ...

古時候,殭屍真的出現過嗎?有何依據?

古時候,殭屍真的出現過嗎?答案是出現過! 但是都出現在書籍和傳說中,現實中並未有證據證明殭屍的確存在過。殭屍這一物種在中國清朝時代傳播很深,這就要“歸功”於我們的大學士——紀曉嵐。 在《閱微草堂筆記》中,就曾出現過對殭屍的描述:白毛遍體,目赤如丹砂,指如曲勾,齒露唇外如利刃類接吻噓氣,血腥貫鼻。 殭屍,僵而不腐者,嘴裡含有一口怨氣,無法轉世投胎,吸取月光的精華修煉,力大無比,以人畜之鮮血為食,害怕強光,晝伏夜出。 ...

上古神話7大凶神,你知道哪幾個?

上古神話中記載了很多關於神仙,人類,妖魔鬼怪的故事。而神仙中也不僅僅全是好的神仙,也有一些壞神仙,也就是凶神,比如窮奇等!神話中有很多的凶神,今天筆者就給大家盤點七位實力比較靠前的凶神,一起來看看吧! NO.7 刑天 刑天是炎帝手下的一名大將,長相凶狠,以乳為雙目,肚臍為口!刑天的武力並不是很高強,在炎帝與黃帝爭帝時慘遭落敗,被黃帝將頭砍去,葬在了常羊山!刑天雖然戰事落敗,卻並未服輸!他沒有了頭,便將臉長在了肚子上繼續擾亂人間! NO.6 殭屍王旱魃 ...

玫瑰講故事18—犼的前世今生

話說那盤古開天之後,身體化為日月星辰、山川河流與森林草原;盤古的一縷精氣化為雷澤中的尊者,千年之後華胥以處子之身腳踏雷澤尊者腳印,誕下伏羲、女媧二子。而盤古前額之骨則化為開天闢地神獸之祖——犼。與後來的昊天、伏羲、女媧並列上古四大古神。 犼,身軀強悍無比,並以龍為食,真正食物鏈頂端的王者,即使另外三位古神,能不與其發生衝突都會盡量避免。說個小插曲,昊天曾送給犼一段崑崙山神木,上面曾經沾染了昊天的血,而就是這一段神木,讓犼這位無敵的古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

大城市裡的“殭屍人”

殭屍,一種沒有自己獨立思考的,只會向著活體蹦跳而去的生物。這種生物只是我們的先輩們的一種傳說幻想,並沒有真正的存在。 殭屍人,我對於這詞的定義為:雖然有著自己的獨立思考和自主意識,但是,由於很多的人為或者非人為原因,而致使每天的生活僅存在於工作與奔波,沒有生活可言,形同“行屍走肉”。 在大城市裡,存在著很多這樣的“殭屍人”,我也才來了不到一個星期,我感覺自己竟是開始慢慢地被“同化”著。這股瀰漫在廣州的“霧霾”,在我們工作中和上班路上,逐漸地侵蝕著我們。 一. ...

哪些殭屍電影電視劇可能成真

某種意義來說,最熱門的美劇《權力的遊戲》其實也是一部殭屍劇。劇中的夜鬼符合殭屍的很多特徵,比如沒有個人意識,不知疲倦,不知疼痛,肌肉和肢體毀損依然保持行動能力,每一個被殭屍殺死的人都會變成殭屍等等。 ...

一部超越殭屍先生的殭屍電影,沒看過就別說你是殭屍電影迷

1985年殭屍先生上映之後,在香港引起轟動,掀起了殭屍電影的熱潮,往後跟風之作很多,魚目混珠。在小編看來,有一部殭屍電影完全可以與殭屍先生媲美,甚至有超越它的趨勢。 ...

關於《殭屍》

對於一個90後來說,殭屍片乃是小時候必備的回憶,印像中在我小時候,那時候港片還沒有沒落,也沒有像現在那麼多的娛樂活動,國內的審查制度也沒現在那麼嚴苛,看電視無疑是休息時間最好的娛樂活動,講真,我小時候對殭屍片的熱愛不亞於動畫片,那些穿著清朝官服臉上貼著符的殭屍我小時候是又怕但是又想看,後來隨著年紀慢慢長大,殭屍片也一直沒有推陳出新,再加上林正英大師的駕鶴仙去,導致殭屍片到現在致於近乎絕蹟的地步。不過今天,我想向大家推荐一部新電影,可能有很多人已經看過了,那就是2013年麥浚龍導演的《殭屍》,這電

殭屍和人的腐爛方式一樣嗎?

和所有活著的生物一樣,人類死後身體會立馬開始分解;沒錯,這是無法違背的規則,就連殭屍也一樣。當然,我們知道殭屍是假的,但是死亡和腐爛卻是真實存在的。 在6月2日晚回歸的AMC劇集《行屍之懼》中,恢復生氣的人類軀殼四處遊蕩,活人生活在恐懼之中。我們Live Science的一根軟肋就是驚悚影片,而且我們也想知道殭屍有多貼近於真實人類的屍體。那麼,人在死後身體會發生什麼呢? “首先就是屍斑,”殯葬業者Melissa ...

說說我的「殭屍」情結

曾經,“殭屍”這種生物一度成為我童年噩夢的主角,不是歐美那種長相俊美的吸血鬼,而是身穿清朝官府,滿臉獠牙的殭屍。 被月光照亮的夜空,瀰漫著一層白煙,而後由遠及近,從身後傳來規律的、雙腳著地前進的腳步聲,而後屏住呼吸,直至忍不住呼吸第一口空氣的時候,被咬斷的喉嚨… 這個就是我至今為止,記得最清晰的場景。   而隨著我慢慢長大了,我噩夢的主角也換成了其他,比如說無形的鬼魂,比如說高智商的變態殺手,比如說未知的醜陋生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