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蟾蜍:爬虫界的“绝命毒师”| 瘾君子的棒棒糖

最近看到朋友圈有人在出手幼体沙蟾蜍,后来一打听竟然是国内玩家自己繁殖出来的CB(Captive Bred)个体,作为一个蛙类爱好者,Fandama觉得也该提笔为这种魔性与传奇的物种写点啥了。“博物馆奇妙日”的风格亦正亦邪,从来都是重口味和小清新共存,如果你内心不足够强大,点到为止,手指就不要下滑手机屏幕了。

沙蟾蜍又名科罗拉多河蟾蜍(Bufo alvarius),原产自美国加州、新墨西哥州、亚利桑那州的索诺兰沙漠以及墨西哥西北方一带的干旱地区,以昆虫、小蜥蜴、小老鼠甚至其他蛙类为食。虽然是两栖类,但它们也是少数适应荒漠的环境还很喜欢晒太阳的蟾蜍,它的毒腺位于眼下,受到冒犯时能分泌出毒性猛烈的黏液,足以狠狠教训冒失的捕食者。



正在喷射毒液的沙蟾蜍

看完这个简单的小科普,如果你以为它像我们国家的特产中华大蟾蜍(Bufo gargarizans)那样只能吓吓小孩子、晒干入个中药啥的,那你就错了。德国哲学家克林凯尔曾说:“真正的蟾蜍往往是平凡的;他们的行为既不做作,也不虚饰。”而沙蟾蜍就算不上真正的蟾蜍,因为它极不平凡。

在具体讲述沙蟾蜍鳌里夺尊的“蛙生”之前,Fandama先给大家回访一则发生在2007年的新闻(脑补画面极为喜感):美国密苏里州克莱县警方逮捕了一名涉嫌吸毒的青年。警方指控这位名叫大卫·泰斯的渣男非法拥有一只沙蟾蜍,他被现场捕获时还用舌头猥琐地在蟾蜍身上舔来舔去!难道这哥们疯了,看上去这么渗人的蛤蟆,你舔它作甚?

原来缉毒警早就“门儿清”,美国饲养沙蟾蜍合法,收集或舔食其毒液则是非法。在抓捕大卫·泰斯之前,还有不少瘾君子因舔沙蟾蜍而落网。沙蟾蜍受刺激后体表分泌出的乳白色毒液成分相当复杂,其中最重要的两种分别是5-甲氧基-二甲基色胺和蟾毒色胺。

二甲基色胺衍生物,是一种色胺类致幻剂,1936年首次人工合成,属于第一类精神药品。而蟾毒色胺也是一种强效致幻剂,能轻易通过血脑屏障进入大脑,只需几毫克便会使人产生强烈的迷幻感。其中5-甲氧基-二甲基色胺的迷幻效力,更是比人工合成的二甲基色胺强上了十倍!

沙蟾蜍是圈内有名的迷幻蛤蟆,移动毒库。尝试过沙蟾蜍的毒液之后,一位勇敢的志愿者曾经回忆:“……四周的色彩变得无比明亮艳丽,不计其数的荒诞念头瞬间一一涌现。难以形容的诡异幻觉紧接着出现,整个世界都在狂乱地缩小或变大,扭曲成不可思议的形态。无法抑制的兴奋,让我忍不住尖声大笑。”

这段描述和当年LSD (麦角酸二乙基酰胺)的合成者瑞士化学家艾伯特·霍夫曼博士的食用感受惊人一致。当时霍夫曼口服了250微克LSD后与助手骑自行车回家,骑车途中药性发作,因为博士服用的剂量过大,他的思维完全紊乱,话也说不完整,感到天旋地转仿佛被一面面哈哈镜包围了,周围的景物完全变了形。LSD是全球公认的毒品、致幻剂。

其实,早在现代科技揭示其本质之前,印第安人已经使用这种蟾蜍的毒液达数千年之久。凭借科罗拉多河蟾蜍毒液的独特效力,古代玛雅和阿兹特克祭司能在宗教仪式上完成令人惊愕的奇异表演。印第安人还在石雕和壁画上描绘神化了的蟾蜍形象。据说,电脑游戏《祖玛》中吐珠子的大蟾蜍就是这个来历。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嬉皮士群体中,舔食沙蟾蜍毒液让自己变得很High的行为曾经流行一时,后来才被更新型的人工毒品取代。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滥用蟾蜍毒液的行为再次死灰复燃。一小撮瘾君子在网络上盛赞沙蟾蜍毒液是“绿色、无害”的毒品,并且互相交流饲养蟾蜍、提取毒液的攻略,或许上文提到的大卫·泰斯正是沙蟾蜍的饲育者之一。

这些吸毒者或是直接舔食蟾蜍身体上的毒液,或是将毒液干燥后烘烤以吸食蒸汽,以期获得“至高无上”的迷幻体验。

沙蟾蜍在非主流文化圈的名气相当大,来自美国的后摇乐队Bardo Pond于2010年发行了一张唱片,名字就叫《沙蟾蜍》(Bufo alvarius),如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百度音乐下载欣赏,从Fandama喜欢了多年后摇的专业角度来看,比较冲,旋律感欠佳,音色粘稠,音质很lofi,很粗糙,犹如沙蟾蜍身上密布的疣粒。至于听了后有无迷幻反应,对不起,我没舔过沙蟾蜍,不知道!

此外,在美剧《Fringe》中,沙蟾蜍也闪亮登场。剧中角色MarkYoung被人用蟾蜍毒液下毒后产生被一群蝴蝶攻击的幻觉,最终竟然跳楼躲避。希望某日国内的新闻不要出现:经朝阳群众举报,北京警方逮捕某某明星,因其正在寓所内舔食沙蟾蜍……

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群会把沙蟾蜍当成宠物饲养,一个是瘾君子,另一个则是爬行动物爱好者。后者是绝不会做出像舔棒棒糖那样舔蛤蟆的荒唐事,他们养沙蟾蜍完全是因为这种动物有着极高的互动性,而且在蛙类中,沙蟾蜍的智商算是数一数二的。


沙蟾蜍的肛吻达18cm,它有着硕大的体型,养到成体头上会出现霸气的肉瘤,还具备藐视众生的眼神……而且神奇的是,它的皮肤颜色相当丰富,会随着环境温度的变化而改变颜色。如果饲养者长期定时喂食的话,它会像一只小狗那样准时在食盆前等你,单互动性这点比全球最为常见的蛙宠物——角蛙(Ceratophrys ornata)更丰富。

有位国内的爬友这样形容自己的“爱宠”:“科罗拉多沙蟾蜍确实很聪明,能吃静止的食物,并懂得饱,不会撑死自己。此外,如果感到饿了,它们会自动爬到食盆这里围成一圈召唤主人!这点简直让人无法相信是无尾目动物能做到的!其次,它们的双眼是有聚焦的,看人看物的眼神像是有着智力,不像角蛙永远空洞。”

虽然是一名资深蛙迷,但目前Fandama还是没有太大勇气入手一只沙蟾蜍,因为这种蛤蟆实在过于另类,本人气场无法HOLD住。还是安安心心养好自己的角蛙吧~~ 來自:Fandama 博物馆奇妙日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