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驾驶:浪人车手

去年埃德加·赖特一部《极盗车神》在商业类型片里打出了漂亮的一手牌,在现今爆米花电影充斥着电脑特效的狂轰滥炸下,它以不落窠臼的音乐品味和完美节奏打动了观众。但在此之前,同样有一部电影逆行其道,在类型片中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这边是尼古拉斯·温丁·弗雷恩《亡命驾驶》。

其实说起来这两部电影的相似之处不要太多:开场都以一出逃逸飙车戏亮相,汽车的引擎刷刷没停下过;被女主问到职业时,主角都是简洁明了地回答:“I drive.”;再者,他们都要干一票大的。但表面上看似趋同,实则是两种完全搭不上边地风格:《极道车神》带有一种燃劲,简单来说能让观众爽到;《亡命驾驶》则是一股子阴冷气息,嵌着硬核的黑色幽默。

这种对照从开头就很容易看出:《极道车神》用一曲欢快的音乐带动着观众的节奏,大幅度的汽车操作和躲藏牵引着大家往前走,漂移摩擦声、车杆的操作声以及警铃声融入了音乐成了伴奏,动作十分浩大;《亡命驾驶》则沉稳到不行:平静的引擎轰响、收音机里警方絮叨的通报配上配乐的松散鼓点,这辆车很轻易地就摆脱掉了麻烦走进了轻柔的良夜里,主角的神秘感呼之欲出。

故事的本体虽然关乎暴力,有着黑色电影的外壳,但内力却藏着类似侠义之情的东西。孤僻的主角遇上了艾琳一家,产生了情愫,为了保护她,甘愿顶着生命危险帮助艾琳的老公犯罪。可麻烦接踵而至,主角不得不以暴制暴,搭上生命以此保全自己所爱的人。


令人记忆犹新的一定是电梯里的那场戏,慢镜,主角把女主推至角落,灯光暗下,男主吻下女主,美学的极致,浪漫的极致。吻完后男主将敌人推倒,发了疯地用脚踩,镜头虽然集中在男主身上,可声效里全是血肉横飞、脑浆四溢地声音,这时女主退至电梯外,两人对望,电梯合上。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美与暴力交相辉映,情感喷薄而出。


说到底还是个英雄救美的故事,可别样的视听和表达又让这部电影变得如此迷人。瑞恩·高斯林和凯瑞·穆里根也奉献了他们上乘的表演,有意思的是,这部戏是高斯林先接到剧本,然后找上了弗雷恩,弗雷恩当时因为退烧药头昏脑胀,听着歌大哭起来,然后说:“我知道这片子要讲什么了,一个车手喜欢在晚上开车,听流行音乐,因为那是他情感释放的方式。”

克制的爆发,诗意的暴力,这是我给这部电影的注解。他是孤胆英雄,市井的绝情客和多情郎,柔情与冷血并济,如身后随着呼吸一翕一张的蝎子。英雄自古就逃不过美人之手,但漂泊就是侠客的宿命。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