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AI

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剧情回顾

文字 | 丁琪琪
编辑 | 陈思琳
责编 | 李宛馨 马超颖

在文章开始之前,我们先来回顾在观影会预告中提出的问题:当机器人懂得了爱,他们能否得到人类的爱?

从文章底下的评论看来,大家的态度并不乐观:拥有感情的机器人值得被爱,但人类对机器人的偏见难以放下。上述的态度恰恰在《人工智能》的开头被展现出来:机器男孩大卫弥补了莫妮卡对孩子的需求,但当莫妮卡的儿子马丁康复归来,并不懂事的大卫惹出麻烦的时候,大卫被莫妮卡抛弃了。

大卫认为,如果自己变成真正的小男孩,莫妮卡就会爱他。因此他努力寻找“蓝仙女”,童话故事《匹诺曹》中把小木偶匹诺曹变成小男孩的角色。但蓝仙女注定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在结局中,大卫对着被淹没的游乐园中的蓝仙女雕塑反复祈求。直到异常气候将他冰封,人类灭绝,大卫都未能如愿。

故事并没有在这里结束。两千年后,遗留的机器人发现了大卫并读取他的记忆。他们为大卫创造了不用顾及丈夫与儿子、深爱着大卫的莫妮卡。大卫与复制品莫妮卡度过了快乐的一天,然后平静地一睡不醒。

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电影评析

《人工智能》的主线剧情仿佛是一部完美的童话:机器男孩大卫历尽千险终于收获母亲莫妮卡的爱。但在欢乐的表象下,电影对于人与机器人的关系传达出了消极的态度:人类在生活上需要机器人,但在心里却轻贱机器人。

编剧甚至作出了相当大胆与残酷的想象:在机器屠宰场中,人类伴随着激昂的音乐与绚丽的灯光,肢解、破坏废弃机器人,以此取乐。废弃机器人接受了被抓住的命运,要求别人拔掉他的痛觉感应器,而观众会掷石头助兴,一切看上去是如此地自然。可是被抓进来的大卫却安然无恙,因为他看起来像是个真正的小男孩,观众们转而选择保护他。

但细想的话,观众是如此地“正义”:肢解机器人无所谓,但不能破坏像人的机器人,这本质上仍然是对机器人的蔑视,这部影片中不乏这样不可深思的冷酷细节。

结局发生了微妙的情况:大卫与莫妮卡的身份调换。大卫从复制品身上寻求莫妮卡的爱,哪怕一天后莫妮卡会魂飞魄散;就如同电影开头莫妮卡为了填补儿子的空缺而认领了大卫。

在感受到这些冷峻的细节之后,有人觉得大团圆结局是突兀而生硬的。但我认为,这个结局实际上也拥有悲伤的内核。如果认为莫妮卡对大卫是不纯粹的,那大卫何尝又不是如此?

大卫选择了复制一个莫妮卡,复制一个会与大卫尽情玩闹的莫妮卡,复制一个会对大卫反复说“我爱你”的莫妮卡,复制一个不顾虑丈夫与儿子、只爱着大卫的莫妮卡。毫无疑问,这不是真实的莫妮卡,但大卫依然选择这么做。

讽刺的是,这与莫妮卡不负责任地认领了大卫的行为如出一辙,甚至更甚。莫妮卡没有深入考虑过领养大卫后会面对哪些麻烦,但大卫清楚他只能拥有一天的欢愉,一天后莫妮卡将永远消失。

我想,这正是大卫像一个真正的人的时候。拥有程序设定出来的永恒的爱,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大卫因此产生了负面情绪:嫉妒、悲伤、极端的渴望,乃至自私。大卫像人一样吃醋,他为莫妮卡的抛弃而悲伤,他打砸另一个“大卫”,他需要虚假的莫妮卡满足他偏执的渴望,哪怕之后莫妮卡将灰飞烟灭。而这也照应了莫妮卡的丈夫亨利的话:他会爱,那他也就会恨。

但可悲的是,大卫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哪怕整部电影都在强调他像一个小男孩一样去爱莫妮卡,那份“永恒的爱”也只是程序设置出来的。他无法像人一样主动地选择去爱谁,他也不会像人一样,面对拒绝而放弃不爱。大卫只能行走在被设置好的轨道上,永不停息地付出他的爱。而究竟这份“永恒的爱”能否与人类的爱比肩,作为人类,我持有怀疑的态度。

人性与程序的矛盾,这是影片留给我们的思索。同样的,影片中还有许多精彩的桥段与角色:叫喊着“我曾存在过”的机器人舞男乔伊,始终陪伴大卫但又面临被忽视境地的超级玩具泰迪……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