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密码 | 毁灭还是拯救,一场爱与智的抉择

“人口数量以惊人的速度快速增长,地球上有限的资源不断地被掠夺,人类的灾难,瘟疫,地震,皆因人口过剩而引起,人口过剩会把人们带入恐怖的人间地狱。”佐布里斯特,这位天才的生物学家和超人类主义者,向自己的跟随者发表骇人听闻的言论,“如果人口照这个速度增长下去,一百年后人口就会灭绝。”于是他设计了一种病毒去散播瘟疫,这种病毒能够杀死地球上一半人口。

电影《但丁密码》穿插了许多触目惊心的镜头,制造的地狱画面阴森恐怖,让人不寒而栗:到处都是受刑的罪人,乌烟瘴气,血迹斑斑。兰登教授的幻觉中浮现的这些画面,正是但丁《神曲》中所描绘的场景,与桑德罗·波提切利按照但丁《神曲》的解释完成的画作《地狱之图》完全吻合。暂时性失忆的兰登教授记不起自己是谁,幻觉与记忆交织在一起,让他极度恐慌。但不论身在何方,他都始终怀着一颗慈悲之心,随着意识的清醒,他发现了那个惊天的阴谋,并用自己的智慧抑制了病毒的扩散。

《但丁密码》改编自丹·布朗的小说《地狱》,书里提及大量的文艺作品,有果戈理的《死魂灵》,著名的《格雷氏解剖学》,还有在百年英法战争期间第一个用英语写诗的英国作家乔叟、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等。但最重要的是但丁,可以说《地狱》算得上是但丁《神曲》的衍生作品。故事发生在佛罗伦萨、威尼斯和伊斯坦布尔,艺术作品、文学作品基本与这三个城市相关。

但丁与彼特拉克、薄伽丘被称为“文艺复兴三巨星”,他9岁那年遇见了影响他一生的女神贝阿特丽切,贝阿特丽切出生于银行世家,又嫁给了银行家,死时仅24岁。但丁一生仅见过她两次,第一次是九岁时,父亲带他参加邻居家庭聚会,第二次是佛罗伦萨三圣一桥上。但丁与贝阿特丽切邂逅,这场单相思产生了最著名的文学作品《新生》和《神曲》。《神曲》是但丁的梦幻景象,却是对现实的反映,算政治寓意作品,因为政治斗争失败,1302年,但丁被没收全部家产,判处终身流放,自死未回佛罗伦萨,客死拉文纳。

影片的看点除了大量的文艺作品、悬疑而恐怖的剧情、兰登教授充满智慧的拯救,再就是女主西恩娜的反转,她本是帮助兰登教授拯救世界的战友,真实身份暴露,却是佐布里斯特的情人,是利用兰登教授找到病毒并使之扩散的反派。故事最后,面对曾经并肩作战的西恩娜溺水而亡,兰登教授的感慨引人反思:“她以为她在拯救世界。”

“人类最残暴的罪行都是以爱之名,但这都不是爱。”古往今来,有多少横行暴敛的君主都是以富国强民的名义,有多少心存改朝换代目的的起义者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更有甚者,以优化人种之名大肆杀戮。

纳粹主义宣扬种族优秀论,认为“优等种族”有权奴役甚至消灭“劣等种族”,纳粹元首希特勒利用德国人对犹太人的仇视,对犹太人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希特勒按照自己的社会逻辑,断章取义地摘取前人论述人口问题中的某些词句,拼凑成一个种族优劣的理论,把犹太人打入劣等人种,他利用早就深植于德国人民心中的反犹意识和宗教情结,大肆鼓吹“犹太瘟疫”的谬论。纳粹党还利用当时德国群众痛恨《凡尔赛和约》的心理,煽动复仇主义情绪,并把这种情绪转移到犹太人身上。希特勒一上台,便顺利推行了一整套疯狂的反犹灭犹政策,造成人类历史上一个民族屠杀另一个民族的罕见浩劫。

当纳粹党毫无忌惮地杀戮的时候,不但没有意识到这个所谓的“权利”是对大自然优胜劣汰的越俎代庖,是违背人伦道德的,相反,他们觉得自己是在做正义的事,是在为后世子孙积福德。被人洗脑的价值观不可理喻,尤其那些才智非凡却缺失了道德的人,往往会成为罪恶的幕后推手。这种可怕的思想,让手术刀变成匕首,不再具有医德的医生认为,杀戮是一种治疗。在他们看来,一战失败后的德国患了重病,雅利安种族要得到治愈,治疗的方法就是杀掉所有的“不值得活着的生命”和“污染”了德国种族的犹太人。纳粹医生信服于一种治疗——屠杀的反悖:屠杀即是治疗,治疗必须屠杀。

在奥斯维辛,医学教授、高年资医生以及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实习医生纳粹医生,主持了100万受害者中绝大部分人的被杀。医生对将人筛选出来送往毒气室,监督毒气室里的屠杀,实施了谋杀性的传染病传播,他们下令、监督、有时还执行了对医疗区中衰弱病人的直接注射杀害,医生签署虚假的死亡证明……一位幸存者说:“奥斯维辛就像一场医学手术”,“从一开始到结束,屠杀都是由医生来领导的。”

一种遗传幻想的极端生物医学展望与极权主义的政治结构结合在一起,使得它能够决绝无情、没有法律干预地进行广泛的强制绝育和杀人,而它所要求那样一种种族净化,又必然发展为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所以,在纳粹看来,绝育和屠杀本质上是一种生物学和医学处理,目的是实现这个政权所梦想的生物医学前景。

想用人工手段乃至于暴力来“优化”和替代自然存在本身,并不仅限于纳粹德国,世界其他地方也有过颇多“仁慈致死”的主张。美国也有医生赞同杀死年幼弱智儿童中“极度不宜者”,有过医生、护士和护理人员对一些身体和精神极度残损病人(通常是儿童)不作挽救,任其死亡。不过,这种做法受到了法律限制和强烈公众反应的抑制,并没有发展为对他们系统性杀害。

20世纪初期,英美都曾担心“国家退化”,担心威胁到“文明种族”的健康而对罪犯和精神疾病患者进行绝育的冲动,这些人被视为“生物学上的朝下者”。然而,这两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允许对这种冲动进行公开批评和法律纠正,英国对强制绝育有持续的法律阻力,美国出现的关于个人权利和质疑遗传学局限的声音,也导致一些通过了绝育法的州对绝育法的废除或搁置。

到底谁才是生命的掌管者?《死亡的权利》作者阿道夫·约斯特认为,对个体死亡的控制最终必须归属于社会有机体—国家。这个概念与英裔美国人传统的安乐死概念直接对立,安乐死强调个体有“去死的权利”或“死亡权利”,视此为终极的人之要求。而在影片《但丁密码》中,兰登教授教授传递的是一种更为平等的观念:即使拥有不凡的才智,也不具有决定他人生死的权利。

“智慧的缺失可以用道德来弥补,而道德的缺失智慧则永远无法弥补。”在影片中,兰登教授的智慧让人俯首称赞,但是如果没有慈悲之心以及拯救世界的大爱,将无法完成这次救援。“危难之际,袖手旁观将是最大的罪恶。”义无反顾地选择拯救,兰登教授并非倚仗智慧,更多的是心中的那份爱与责任。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