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七日重生》:麦浚龙对僵尸文化的最后哀悼

如果说陪伴七零后成长的港片是古惑仔,那么陪伴八零后九零后成长的港片就是林正英的僵尸片。
1985年,林正英主演的《僵尸先生》上映,引起轰动,票房高达2000多万,由此掀起了僵尸时代的序幕。
1986年,林正英推出《僵尸家族》,僵尸片因此一路红到了日本。

1987年,林正英拍摄了《灵幻先生》,此时,僵尸片处于顶峰时期。

1989年,由于遭到盲目跟风并缺乏创新,香港传统僵尸片开始走下坡路。

1990年-1996年,虽然林正英极力创新,将西方的吸血鬼元素加入僵尸片,如《一眉道人》,但由于王晶的赌片和徐克的武侠片开始盛行,僵尸片最终无力回天。

1997年,林正英因肝癌晚期与世长辞,僵尸片彻底落寞。

清朝官服、糯米、墨斗、鸡血、桃木剑等,都是当年的僵尸片里不可缺少的元素。影片里屏住呼吸便可躲避僵尸的情节永远不会被人忘记。小时候常常害怕晚上会遇见僵尸,屏住呼吸是我知道的唯一的保命手段。
 僵尸0
(电影《一眉道人》海报)

香港僵尸片的生命仅短短十二载,却给几代人的生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1984年出生的麦浚龙,显然历经了整个僵尸文化时代。正是从小爱看僵尸片的他,完成了《僵尸·七日重生》这一绝妙的致敬之作。

《僵尸·七日重生》讲述了凭80年代僵尸片而红极一时的影星小豪由于无片可拍,并且家庭生活不幸而搬入了一栋阴森诡谲的大厦。他决定在入住的2442悬梁自尽,在命悬一线之际,却遭遇双胞胎女鬼缠身,幸得隐世的末代天师阿友出手相救方才捡回性命。小豪一直对白化病男孩小白和经常在2442门口窥视并偷吃祭祀食品的女人杨凤感到疑惑与好奇,从大厦保安燕叔口中,小豪得知了当年发生在2442的一桩惨案,这桩惨案使杨凤精神受挫,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创伤。不久,同住在大厦的冬叔不慎在楼梯间坠亡,冬叔的妻子梅姨不愿冬叔离开自己,便求专炼邪术的九叔帮其还魂,不料却酿成了极大的悲剧。最终小豪与阿友再次奋力袭击,设法降服由冬叔和双胞胎女鬼所合三为一的僵尸。

该片由钱小豪,陈友,惠英红,钟发,楼南光,鲍起静,卢海鹏,吴耀汉联袂主演。每一位主演都代表了当年港片的巅峰时代。
 僵尸
(剧照:小豪与小白)

《僵尸·七日重生》是麦浚龙个人第二的剧本,他花了两年时间来筹备这部电影。这也是麦浚龙第一次担当导演,且集编、导于一身。2014年,麦浚龙凭借此片一举拿下第3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9项提名 。

《僵尸·七日重生》是麦浚龙对香港电影的无声表白,是对林正英等人的致敬,同时也表达了对港片走向落寞的惋惜与哀悼。

影片并不像传统僵尸片般幽默搞笑,从人物到剧情,再从画面到配乐,无一不充满阴郁的气息。麦浚龙运用了美学象征手法绝妙的暗示了剧情,并配合大量特效,无论从精神层次还是视觉层次上来看,观看这部影片都是一种极大的享受。再加上与日本恐怖大师清水崇的合作,中式僵尸与日式恐怖结合在了一起,这无疑是麦浚龙对传统僵尸片的大胆创新。

我个人最欣赏麦浚龙在《僵尸·七日重生》中的象征手法,下面我们来重点分析一下。

影片一开场,就响起了歌曲《鬼新娘》。《鬼新娘》是1985年林正英主演的《僵尸先》中的著名插曲。该片中林正英的徒弟钱小豪为女鬼所爱,女鬼出场时便响起了这首歌,影片画面历历在目。麦浚龙旧曲新编,将85版的灵动改成了13版的哀婉。“明月吐光,冤鬼风里荡,夜更深雾更寒。游魂踏遍,幽寂路上。寻觅替身,阴风吹冷月光。” 第一声,便是麦浚龙对林正英的致敬。
《僵尸·七日重生》的主角名叫小豪,是过气的电影明星,由于无片可拍、妻离子散而搬进那座大厦。他的所有家当就是当年拍僵尸片时穿过的两套戏服,以及当年红极一时时与林正英、许冠英、张曼玉、周润发、成龙等名人的合影,而这些合影早就泛了黄。“小豪”这个角色,包含了许多钱小豪本人的经历,亦假亦真,让人产生“戏梦人生”的感慨,不胜唏嘘。影片中“小豪”的过气,正象征着僵尸片,甚至是整个港片界的衰落。

天师阿友祖祖辈辈都是道士,从前的道士糯米从不离身,而如今再也没有僵尸,阿友也只好改行炒糯米饭。这是落魄道士的讽刺与自嘲,更是僵尸片落寞的象征——没人做,也没人看了。

影片中小豪上吊自杀的情节,象征手法最为频繁与绝妙。小豪上吊时眼内闪现的京剧、旧照、武术象征着他的一生,从小学习京剧和武术,当过动作明星,红极一时。随后出现的羊角裸女、木鱼、苍蝇食腐肉、花朵的枯萎、草莓的霉变、 泥土中蠕动的蚯蚓、熄灭的灯光象征着小豪生命的终结。能将死亡前的回光返照表现得如此富有艺术感的人,唯有Juno。

除了象征手法意外,影片也极富宗教及玄学韵味。

比如2442门上有符,代表屋子不干净。进入长期无人居住的房子,要先“敲门”,烧香表示敬畏,且告知里面的“朋友”要离开。房顶滴水,湿气聚集,容易生邪,于是出现了小鬼,也导致了冬叔的棺木着地,产生了之后的尸变。一般道士用的都是黄符,而炼邪术的九叔用的却是紫符,力道最邪最重。九叔长期养小鬼,靠吸骨灰续命,最后被反噬。冬叔脸上的五铜钱面罩,是用来镇住阴气,防止意外尸变。铺糯米、倒尸油、弹墨斗线也是镇邪的常用手段。影片中的一大亮点,是“阴兵借道”。阴兵是高脚鬼,穿着极长的衣服,撑着破黄纸伞排着队从走道中通过。阴兵是来勾人魂魄的,周围有将死之人才会出现,凡人肉眼能见,而九叔阳寿早就尽了,只是一直靠小鬼续命,所以阴兵才经常在楼内徘徊。冬叔阴尸有魄无魂,双胞胎女鬼有魂无魄,三者合一,变成了最后的有魂有魄的僵尸。以及影片最后的八卦图、五行、罗盘、桃木剑等元素,都是道教所包含的元素。

麦浚龙很希望僵尸系列元祖级人马林正英和许冠英演出,可惜二人已先后离世。影片中“阴兵借道”便是麦浚龙专门为许冠英先生写的。四个高大的招魂阴兵缓慢地走在昏暗的走廊里,脚步声轻缓却可怖。可是剧本还未写完,许冠英先生就离世了。麦浚龙觉得无人可替代许冠英先生,于是大刀阔斧地将一整段戏都删掉了。
殭屍
《僵尸·七日重生》最终一举拿下了第3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视觉效果”和“最佳女主角”,着实不易。麦浚龙花费如此心血来制作这部电影,我觉得他并不是想要复兴僵尸片,而是在唤起几代人人的记忆。他在表达他的情怀,他在纪念一些已经逝去的事物。

影片的结尾告诉观众,发生的一切都是男主角死前回光返照的幻想,他做了一场关于僵尸的春秋大梦。这是僵尸片最后的挣扎,可是现实告诉你,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无论你再怎么挣扎,也逃不过死亡。

片尾字幕写着: “音容宛在:林正英 许冠英。”

僵尸片终究还是一去不复返了。

让我们再唱一曲《鬼新娘》,致敬已经逝去的僵尸时代。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