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忍者该有的样子——《兽兵卫忍风帖》

最近彻底掉进动漫or动画的坑了,一点一点分享给大家,首先强推《兽兵卫忍风帖》,如果你喜欢《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那么肯定也喜欢这部讲述幕府时代忍者的动漫。你看,光是海报就很有味道。

该如何形容本片,“暴力美学”四个字就是最好的概括。也多亏是动漫,这样一部一言不合就把人斩成两段、劈成两半,一言不合就脱衣,一言不合就血流成河的作品才稍微能让大众接受一点。1993年的动漫,现在看来,依旧很美。画面阴晴交融,各种诡谲、各种唯美,很哥特、很鬼魅,比如下图:

个人而言,大爱忍者,比如那四个在纽约下水道生活的乌龟,就曾是孩提时代的心头好。不过某超级火的忍者系列,从没看过。跪着看完《兽兵卫忍风帖》,才明白其中缘由,原来和本片相比,“民工漫”的忍者系列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就像侠客之于中国,了解菊与刀,忍者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相比于武士,忍者更接近平民,比如牙神兽兵卫,三十两黄金的价格便可被人雇佣。在一定程度上,忍者的地位更像中国战国时代的门客,行事作风上和唐传奇前的豪客类似。“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侠客也好,忍者也罢,都是上述十个字的真实写照,他们的存在,是中国和日本普通民众心中的一种期盼,是法律无法触及的地方,是暗灰色的正义,是饮最热的酒、骑最烈的马、砍最恨的头、爱最爱的人,是酣畅淋漓的快意恩仇。

只是这份暗灰色的正义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成人世界又怎会少了刀光剑影?遍地刀光剑影的世界又怎会没有死亡?从一开始,《兽兵卫忍风帖》就是暴虐的,全村居民被“瘟疫”屠杀、乌鸦蚕食尸体、孩童手中还拿着拨浪鼓,紧接着全组几十号忍者几乎全军覆没,被砍成两段的残躯到处都是,忍者首领的死法堪比五马分尸,大家可以自己感受。有暴力的地方就有情色,日本人在这方面的技艺真是炉火纯青,就是不发图,反正看过大家就知道了.

实事求是地讲,本片有很多不合逻辑的地方,但就是看着过瘾,拳拳到肉、硬桥硬马才是真武侠。用吃一个饭团的时间KO对手,砍瓜切菜般秒杀若干敌人,单枪匹马、漂洋过海也要为心爱的女人复仇,这才是真正意义上血雨腥风的江湖。在各种死后可以靠无脑神功和脑残编剧复活的故事中,《兽兵卫忍风帖》的存在很重要,就像兽兵卫自己说的,他最讨厌不珍惜生命的人,正因为如蝼蚁般艰辛的活着,所以才要活得更加精彩。也正像老和尚所说,能够看透人心并加以利用才是一个忍者最厉害的地方,但这些都比不上一颗真诚的心,而这正是兽兵卫身上最珍贵的东西。

本片有意思的地方还在于故事背后的两个姓氏,丰臣和德川,将江湖恩怨与历史事件相结合,好像是某个中国人最擅长的。针对这两个日本历史上响当当的姓氏,导演川尻善昭极尽讽刺,一向对主公忠心耿耿的忍者,原来才是大boss,什么德川家康,什么丰臣秀吉,都去狗带。

一招制敌的高手对决,也是本片一大亮点。真正的高手PK,胜负只在一线间,哪有变身、喊口号、聚集能量的时间,刀出鞘后,便是你死我活。

尽管被现代人无限憧憬,但历史上的忍者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风光,更多的是无可奈何。作为主公的私人物品,忍者不过是会说话的狗罢了,连命都是主公的,更不要说其他权利。在这样的环境中,可以想象一个女忍者的命运,作为主公试毒的工具,女忍者阳炎从来没奢望过爱情吧,但终究生平第一次的,她还是遇到了那个把她当做女人而不是一件物品看待的男人。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话,是在萤火虫闪烁的夜晚。在最后,这个浪迹天涯的男人带着她的遗物离开,我们总说乱世勿谈儿女情,殊不知乱世儿女情更深。当片尾曲响起,在萤火虫闪烁的夜晚,这个男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就那样静静的坐着,模糊而孤独,只是身上多了一样东西,只是心中多了一个人。

片尾曲实在很好听,安利一下:谁もが远くでバラードを聴いている(作词:实川翔、作曲:山梨镣平、编曲:新川博、呗:山梨镣平)
PS:韦肃童靴自己也建了个公众号:xwdy0206,喜欢他文章的小伙伴可以关注一下喽。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