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伦之旅》:孩子,你好吗?其实,我不好!

你知道吗?我很想和他多待一会儿,可是我做不到,除了‘我很好’之外,我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 这是姐弟之间的一句对话,他,指的是他们的父亲。

今日推荐好片,《天伦之旅》(Everybody’s fine), 由罗伯特.德尼罗主演。豆瓣评分8.6分。

罗伯特早已不是《教父2》里的唐.科莱昂,也不是《愤怒的公牛》里的杰克.拉莫塔,而是《实习生》里的本,亦是今日推荐影片里的Frank。

年迈的Frank曾是给电线涂保护层的工人,他的工作保护了电线不受外界的侵蚀,但自己也因为多年在潮湿的聚氯乙烯的环境下工作,肺部受到了很严重的侵害。

Frank有四个孩子,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Frank对每一个孩子都倾注了巨大的心血和期待,当然还有深沉的爱。可是在妻子Jean去世后的八个月里,他发觉自己和孩子们的关系在日渐疏远,孩子们很少打电话给他,家里的电话铃在Jean去世之后就很少响起,他们回家的次数更是少之又少。

好不容易定下来的一场周末家庭聚会,也因为孩子们一致的“临时有事”而取消。于是,Frank毅然踏上拜访四个孩子的旅程,从一个城市奔波到另一个城市。家庭医生担心Frank的肺经受不住乘坐飞机时的高空压力,但他完全不顾医生的告诫。

我可以坐火车和汽车,况且我会备足我的药。以前一直都是Jean照顾这个家,照顾孩子们,我想现在该轮到我了。

出发前,Frank给每个孩子都写了一封信,他计划着以这样的方式,打开和孩子们的话匣子,当然,他也期待着给孩子们一个——惊喜!

1、真相让父亲惊讶

Frank一直以为四个孩子都过得很好——David是个知名的画家,他的画作很有商业价值;Amy家庭幸福,住在一处豪宅里;Rosie的舞蹈广受圈内好评,曾经被邀出国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演出;Robert在乐队里担任首席指挥,潇洒帅气。

当他突然出现在每个孩子的真实生活中时,却发现事实和他以为的大相径庭。

David失踪了;Amy的丈夫有了婚外情,她虽然住的是豪宅,但是心里苦不堪言;

Rosie是同性恋,并和前男友有了个孩子,出国的那一年,并不是为了演出,而是为了生孩子;Robert也并不是什么指挥家,只是个毫不起眼的鼓手而已。

Frank在震惊之余,表现出十分的不理解——为什么你们都没有对我说实话?而你们的妈妈对此居然一清二楚?

2、被隔离的父亲

在大部分人的成长过程里,父亲都像Frank这样,平日里沉默寡言,很少和你主动交流。一旦开口和你说话,就是在教育你做人的大道理。

如同Frank和幼年时的David的一段对话:

“你长大了想当什么?”

“我想当画匠,自己画画。”

“不要当画匠,他们的画在墙上,小狗也对着墙尿尿。你要当画家,画家才是艺术家。”

孩子们并非一开始就和父亲无话可谈,他们也曾经试图把自己的感受和父亲分享,喜乐也好,悲哀也罢。但是父亲习惯性地选择了忽略,他们听得见孩子在说话,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这样的情形持续得久了,“父权”就使父亲们渐渐成为了家中那个被隔离的角色,孩子们变得不太愿意和父亲交流。就像Frank对孩子们说的:

“你们什么事都会和妈妈交谈,却从不和我说。家里的电话铃响起,就算我接了,你们也会说‘嘿,爸爸,妈妈在吗?’”

母亲Jean的去世使Frank由“父亲”的角色渐渐转向“母亲”的角色。他要开始自己做饭,安顿生活,他试图和已经成年的孩子们谈心,像Jean那样。在Frank的眼里,Jean和孩子们亲密如朋友,可以无话不谈,不管是在电话里,还是在餐桌前。

然而在Frank的面前,孩子们表现出的是欲言又止,报喜不报忧。在这趟旅程中,Frank早就已经看出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有属于他们各自的问题,且他们之间都彼此了解实情,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对他说实话。包括在整个旅程中,贯穿始终的一个悬念——David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他迟迟没有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

天底下的父亲都爱孩子,他们的爱深沉而内敛。影片中有个镜头——Frank把已经碎成末的药片,用手归拢了一下放进了嘴里。那是在火车站被一个小混混踩碎的药片,为了及时看到孩子们,Frank并没有在中途折返配药,而是选择继续他的旅程。 Frank爱孩子甚过爱自己的生命,像很多父亲一样。

但也如同很多父亲那样,Frank忽略了一件事情——爱,不等于喜欢,爱,不等于认识。爱,其实成为了很多不喜欢、不认识、不沟通的借口。

我的朋友曾经跟我抱怨过,不管他对着他的父亲说多少话,换来的大多都是“嗯,我知道了”“哦,没关系的”“别大惊小怪的,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

“我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和他之间根本没有过一场真正意义上的交谈。”

3、交谈的时刻

影片的高潮部分,Frank在饭桌上与退形回小孩子的孩子们吃饭,他想试着去了解,为什么孩子们不愿意跟他交谈,更不愿意说真话。

将“成人”的思想与灵魂重新装回他们小时候的身体里,让曾经的小孩子来代替现在的大人说出他们的话,也只有这样,父亲才能和孩子们重回交谈的状态里。

所谓的交谈,并不是源源不断的话题、玩笑,家长理短、是非八卦,而是那些真正的,或严肃,或平静,带着深思熟虑之后的彼此交换观点。

而我们持续地愿意和一个人交谈,是因为对方给出了信任,唯有你也可以处理我的困境时,我才愿意真正打开讲述的大门。

孩子们在人生旅途中,每遇到重大时刻的选择,守在他们身边并且愿意交付出一段交谈时刻的人,总是他们的母亲。也难怪小女儿Rosie说,有时她仍然想拿起电话打给母亲,然后才意识到妈妈已经去世了。

Frank醒悟到自己的问题,回答道:“Keep calling next time,the number’s still the same and I’ll still on the other end.”(继续打电话吧,号码还是一样的,我会在那边接的)。

Frank在Jean的墓碑前,承认了自己长期以来对孩子们的疏忽,在他们最需要有人交谈的时候,他有意无意地选择了离开。

影片的最后,Frank去挂有David画作的画廊买画,店主拿出了一副珍藏已久的作品,并且说道:

David曾经说过,如果不是他的爸爸,他永远都不会成为一名画家,他可能就只会刷墙,而狗在墙边尿尿。

我们不敢保证他的画会很有商业价值,但是他有自己的风格,并不跟随潮流。就价值而言,我觉得他很独特。

这幅画的对象,是Frank曾经工作的内容——电线。Frank在那一刻,无语凝噎。

如果,父子俩可以相互坦诚的,收起彼此的怒气或者委屈,诚心诚意地交谈一次,也许就不会留下最终的遗憾。

下一次,当我询问你“嘿,你最近好吗?”,我希望听到的并不是一句简单的“我很好。”,我想听你多跟我聊聊生活中的那些琐碎小事。

你的喜怒哀乐,不都藏在了那些琐碎里吗?也唯有明白了你的喜怒哀乐,我才能真正地懂你,并爱你。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