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拉扎罗 Lazzaro felice

幸福的拉扎罗 Lazzaro felice 影评

魔幻与现实,油画与村子,亦真亦假的变换中,2018年由爱丽丝·洛娃赫执导的影片《幸福的拉扎罗》给我们讲述一个美丽又悲伤的故事。

剧情以在意大利的偏远小镇Invoice,村民因为消息闭塞而不知道世界的变化,日复一日的被其称之为“毒蛇夫人”的Alfonsina de Luna侯爵夫人奴役,侯爵夫人叛逆的儿子Tancredi来此地避暑,与善良的拉扎罗成为“朋友”开始。

看似桃花源般的村子里依旧是矛盾的缩影,欺骗奴役村民的伯爵夫人,敢怒不敢言的村民,被村民欺负的单纯美好的拉扎罗。阶级性带来的压迫逐层增加,底层人物也依旧会排斥边缘化同类,拉扎罗刚好就是这样一个被忽视的边缘人物,他单纯善良但不被接纳,他热爱劳动但被人压榨。

类个体存在不被社会群体接纳,如同真相大白后被解救出村子的村民。“他们什么都怕,甚至不敢过河”,社会平衡的大环境之中对于突然出现的“淳朴”异类村民,有的只是对彼此和未来的恐惧。导演将新移民恐惧艺术形态化,将矛盾的焦点转向社会幸福与个体幸福之间。

影片的第二阶段随着故事由淳朴的乡下转向城市,也是全剧最精彩的一部分。善良的拉扎罗便是传说中“圣人”的具象化,边缘人物的拉扎罗被Tancredi以“友谊”名义利用却依旧相信Tancredi,才有了故事后面寻找帮助“Tancredi”的心念,如同圣人寻找老狼。

善良是什么。村民吃苦耐劳却压迫最单纯的拉扎罗,毫无技术的村民带着拉扎罗行骗欺诈富有同情心的城市人,穿最体面的衣服带最贵的糕点去伯爵家做客却被拒之门外并索要糕点。善良在这部影片中反复转换,没有标准。

影片中曼妙的音乐追随拉扎罗是全剧最大的安慰也是最心酸之处。当谎言又一次被揭开,一无所有的村民习惯于这复杂的社会,拉扎罗的落寞让他无所适从, 只有管风琴的圣歌追随。拉扎罗始终在被需要中感到幸福,村民的压迫是拉扎罗的被需要,Tancredi的友谊利用是拉扎罗的被需要,因为被需要所以才追随。当不被需要,拉扎罗的幸福便不存在。

“圣人”拉扎罗在影片中真的变坏了吗。跟随村民的诈骗,银行“抢劫”事件,都是善良的拉扎罗无法融入这复杂社会的必然结果。失去信念的拉扎罗在城市人民的暴打中落泪死去,那泪水让人心酸。曾经“老狼”给了他二次生命,如今“老狼”回来了,收回了生命。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在最后“变成坏人的圣人”和“被人类驱逐的老狼”有了相同的结局。贵族衰败,人口就业、安全问题矛盾,如何面对重新洗牌的社会大环境,是影片社会进化中最残酷也是最现实的问题。城市人与城市人的聚集,“坏人”与“坏人”的聚集,只有“圣人”与“老狼”是永远没有位置的存在。

关于底层边缘人物的归属感。“被需要才幸福”的拉扎罗,始终想要融入这个群体中,劳动换取村民信任,咖啡换取姑娘们的喜爱,帮助换取Tancredi的友谊。“诈骗讨生活”的村民倾尽所有去买的糕点换取前贵族尊重。不管是拉扎罗还是村民,都曾为了进入群体尝试努力..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