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包法利夫人

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是改编自法国作家福楼拜的同名代表作,由安妮·芳婷执导,杰玛·阿特登,杰森·弗莱明,法布莱斯·鲁奇尼,艾尔莎·泽贝斯坦,尼尔斯·施内德,等出演的经典电影《新包法利夫人》

该片于2014年9月6日的多伦多电影节上映并在同年9月10日于法国上映,讲述了主人公杰玛追求浪漫和优雅的生活却落得负债累累、身败名裂,最终服毒自杀的故事。

影片带有福楼拜著作的忧郁色彩,并以敏锐的角度来审视一个在一连串激情中失去冷静的女人所面临的人生中的关键选择。杰玛的饰演者爱杰玛·阿特登完美诠释了这一角色。

在《新包法利夫人》上映之前,其实已经有过很多版关于这本书的同名影视作品,而《新包法利夫人》则胜在融入了更多现代元素。

杰玛.阿特登饰演的包法利夫人很有味道,并不是一眼看上去就是那种欲望爆棚,随时劈腿的人。她似乎一直游离于角色一旁,看着自己呆、哭、笑,行动者与迷离者并立,好像错不在她,她身不由己。

杰玛安静地审视着自己情感的乐曲慢慢滋生、发展、激昂、回荡,带着沉思和欣赏,与事态顺流而泊。情人的美总是林林总总,相遇本身就已经称得上神奇,同时心动同时交汇,就像心中的画面被对方一清二楚地绘出来了一样,震惊之下,忍不住紧紧相拥,叩拍共舞。在这样的演绎之下,包法利夫人这个角色就显得不那么犯贱了,似乎突发的爱情想挡也挡不住,应把它当作上帝的礼物,尽情享受之,渡过之了。

无论是读过福楼拜原著还是欣赏过某一版本影视作品或者二者兼具的观众,对杰玛这一角色大都嗤之以鼻。甚至在很多人眼里,杰玛的死也都全部归咎于她自己的“zuo”。但在这部影视作品中,导演安妮·芳婷似乎给出了不一样的诠释。或许因为导演本身就是女人,也就更了解女人的心思,才能将这样一个被众人踩在脚下进行唾弃的人物形象,阐述的有那么一丝可爱迷人。

电影对于场景的表现也十分到位,这或许也受了原著的影响。福楼拜对杰玛第一次见到她婚后的家时的描写是这样的:

长方形的花园,沿着两堵用摻禾秆的黏土筑起的围墙,一直延伸到荆棘树篱跟前,贴墙种着两排杏树,树篱往外就是田野了。花园中央有个青石板的日冕,底座是砖砌的;四个对称的花圃,种着些焉不唧儿的多花蔷薇围住一方更为实用的菜地。花园尽头,云杉下面有尊塑像,是个正在诵读经文的神甫。花园不是欣赏用的,而是实用类型,所以杰玛看着乏味,没精神;还有一个神甫塑像,说明杰玛的精神仍受宗教约束。

这也预示着杰玛的婚后生活让她感觉单调乏味,却在追寻刺激和新鲜感的同时,受着宗教的束缚。在杰玛同丈夫去贵族家做客之前,书中是这样描述周围的景色的:

夕阳收起余晖,枝桠间的天空红彤彤的,成排栽种的大树,棵棵都那么相似,宛如一排棕褐色的廊柱,在金灿灿的背景上勾勒出清晰的轮廓;爱玛不由得感到一阵惧怕。

这些情景在影片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让观影者在每一段情节触发之前,都能够有所预感,避免了尴尬的突然转折。

这也是这部电影成功的关键性因素之一,安妮是真正读懂福楼拜的人,在整部影片的演绎过程中都能够紧跟着作者的笔触,亦步亦趋,让读过原著的人们在片中找寻到与小说相辅相成的东西。

我们回到女主本身,杰玛在贵族家中享受到的高大上生活,在她心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使她的心更加的苦闷,回到平凡的家里后,更不能适应粗糙的田园生活,渐渐地得了抑郁症。接下来,丈夫为了她,离开了已经打开局面的村庄,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去行医。

然而在搬家的路上,花园里的神甫像从马车上摔了下来,跌得粉碎。这象征着爱玛终将突破宗教的束缚,走上了堕落的道路。在遇到那个衣冠楚楚的男人鲁道夫之后,华丽的蓝色燕尾服,旋转的舞步,珠光宝气的女人,她突然发现,原来生命可以如此灿烂多情。

可惜,鲁道夫是一个惯于取悦女人的情场老手,一个游手好闲的无赖。但一心向往浪漫爱情的杰玛却并未看透他的伪装。在他花言巧语的诱骗下,冲破了原先的心里防线,成了他的情妇。而当她决定和鲁道夫双宿双飞时,这个原本就低劣的灵魂终于露出了他的冷酷无情。

大病一场的杰玛从此一蹶不振,直到她在歌剧院与莱昂重逢。这时候,内心空虚的杰玛不再拒绝莱昂的追求,借着学钢琴的名义与他一次次幽会。为了维持她奢华的生活,她不断地借贷,而此时,世间丑态在杰玛眼前展露无遗。世故圆滑的奸商勒乐欺骗了她,致使她债台高筑,无力翻身。而当她求助于她曾经的情人们时,得到的都是无情的拒绝。在走投无路之下,她选择了服毒自杀。

显然,包法利夫人是一个悲剧人物。她只顾追求奢华的生活和所谓的浪漫爱情,却忘记了现实。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所处的现实环境给不了她想要的一切。

杰玛最大的错误在于,在意识到鲁道夫的卑鄙之后,仍然不能反躬自省,不肯认真思考爱情究竟是什么样子,却转身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杜拉斯在《怦然心动》中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爱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现实生活中的一切,枯燥、黑暗、丑陋、痛苦,造成了杰玛精神和灵魂上的双重疲惫,此时,惟有所谓的爱情,才能够让她借助欲望的吹鼓,让自己坚持活下去。

反观生活,我们身边到底生活着多少包法利夫人呢?或者,我们的灵魂深处,其实都住着那样一个包法利夫人,她看上去自私、愚蠢而且丑陋,在许多孤独绝望的时候走出来,走向堕落,走向黑暗,走向自以为是的爱情,去追寻欲望和刺激的种子。鲁迅的《伤势》中有过这样一句话:人只有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

包法利夫人并不是本性低劣的下贱女人,她只是忘记了,在爱情之外,还有生活,而这从未看清的生活,却是她实现一切幸福的基础。摘自浅陌 Lynn Lynsife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