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米亚狂想曲(2018)

你以后的人生会变得非常困难。

玛丽说完最后一句凄然离开,墨丘利哽咽。

获得众多奖项的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以录制歌剧院之夜这张专辑为主线,讲了这支七十年代英国大红的华丽摇滚皇后乐队成功与没落。

波西米亚狂想曲这首歌在酷似歌剧唱诗般的华丽配乐中不断加入大段的重金属吉他riff和solo。歌曲的音轨上加入了大量的背景配音。在录制完成后,母带的有些地方磁粉已经薄到可以看穿的地步。

墨丘利音域约横跨四个八度(F2-E6)。他平常说话的声音落在男中音的范围,但他歌唱时却多将音域拉到男高音。

在七八十年代华丽摇滚盛行的年代 ,墨丘利爱穿女装,浓妆艳抹,发现自己同性恋取向,无法面对。彻夜迷失,夜夜纵情声色,直至染上艾滋病死亡。

We are the Champions这首歌就是献给同性恋的绝唱。我们是世界之王,我们是斗士。

电影比较正面讲了墨丘利最后和父亲的和解。现实中这样的事情大概惨烈得多。

近期一直在看白先勇的孽子。同样讲的同性恋,书中里这些孽子最后是怎么和家庭和解,包括白先勇自己。多少父亲一夜白了头。多少儿子至死不能相见。

孽子里阿青的父亲在母亲离家出走的头两年,他脾气及行动都变得异常乖张。常常在深夜里,他会突然从床上一跳起来,好像中了魇一般,在房中走来走去。他的脚步那般急切,沉重,好像铁笼的困兽,在不停地打转似的。我在隔壁,躺在黑暗里,凝神屏息听着父亲磕磕磕的脚步声,突然会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就是冬天,额头上的冷汗也会猛然沁出来。

十三邀里许知远对话白先勇,许问白爱是他人生的信念吗。白摇摇头,说爱是最靠不住的,充满了悲观主义。孽子里爱得最颠倒的阿龙最后用刀挖开了阿凤的心。我臆测他在写了台北人,纽约客,孽子,了然一切,就躲起来研究红楼梦和昆曲不问其他。

他大概了然同性恋总归不能被社会所接受。爱总归会消逝。

你以后的人生会变得非常困难。前段时间去酒吧,看见两个女生接吻。真想对她们说。(转载:黑暗中的舞者 人间指南杂志社)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