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钢琴师》:孤独,与世为敌

在电影《海上钢琴师》里,1900为朋友解读了四类人的历史和他们的心情,又为他们特意谱适合他们那一刻心情的曲调。

第一个人是德国贵妇,贵妇涂着浓重的眼影,边听音乐一边抽雪茄,眼神饱经沧桑而老辣,着装沉重。黑色手套,黑色帽子,遮住额头,眼神里射出仇杀的光芒。

旁边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但她不看旁边那人,酷似在筹划一次生死攸关战役的将军,她专注于自己的思维世界,不可自拔,那是忧郁,也是沉思。

1900为她设置的音乐则似一个面容冷酷的人将背后的一把匕首直刺入敌人心脏,尖利而致命,悠长而猛烈,时而如疾风骤雨时而如十月飞雪。

因为,1900懂她的老辣也懂她的怅然:“她看上去像一个杀了自己的丈夫和年轻的情夫卷款而逃的女人”这样的故事在世纪初,德国贵族阶层,每天都在上演,上流社会的腐化堕落,贵族没落的家史都在1900的眼睛里。

他用音乐演绎着那个世界的惊心动魄。他试图为她们表达,但他拒绝进入她们的现实世界中。精神上的融入和现实中的分离,将1900撕裂成人格分裂的艺术者。

第二个是一个绅士,神情淡漠,眼神木然,对周围环境似乎毫无感应,与这种快乐的环境形成鲜明对比,甚至显得格格不入,只是沉浸在自己那个世界里,忘记一切。

1900判断他 “他看起来是一个不善于忘却的人,他被回忆所纠缠放不下过去,”1900为他设置的音乐则是感伤的,悠长的,错综纠缠,又夹杂着怀旧意绪,让他的神色更带一种黄昏将去无可挽留的失望和落寞,儿女忧愁。使音乐和此人的外在形象内心世界融合为一。

他曾经或许有一段难以忘却的恋情,或者他一心挚爱的情人投奔他人。显然,他经受了漫长的痛苦,回忆过去一点一滴留在心上的感觉。既有无法释怀,又有正在试图习惯的冷漠。那种感情大概是最后一个悬挂在心上的琴弦,任何碰撞,都会让它发出一阵猛烈的声响。

第三个则是一个妓女,她虽则和别人跳舞,却已没有应有的热情和欢乐,冷若冰霜,似乎厌倦这种场合,如一个木偶一般旋转。移动舞步,她美丽却仿佛僵死的生命,如没有旺盛感的鲜花,美丽却无生机。

1900说“她像不像一个看破红尘想去当尼姑的妓女?”为她弹奏的音乐,则节奏猛烈,决绝,没有了第二个人那种悠长和牵绊之感,旋律更集中紧凑,又夹杂着颤音,使妓女的辛酸血泪都外显出来。这是那个时代女性命运的悲惨展示,众生皆苦的情绪总是夹杂在他人的欢声笑语中。

第四个是一个三等舱的少年,他从一进来便目光犹疑,没有聚焦点,四处张望,并且举动滑稽,走路步速偏快,显示出内心不安和对这种场合的极不适应;他不安分地走来走去却又没有固定目标地点。

1900说他:肯定是穿了别人的衣服才浑身不自在,他来到头等舱寻求爱情的冒险。给他的音乐则是没有规则,轻快,跳动,节奏偏快,缺失一种内在的沉稳和安宁,显示着这个年轻人内心的焦灼。

1900捕捉住他们每一个表情动作后面的意义,并且用相应的音乐音符表现出来, 1900在这里似乎弹奏的是自己的音乐,可是那是他眼里这个世界里每个人的音符。至此,他并非局限在自己天地里,他并非一个普通狭隘,不经事故的音乐家,他有着自己的体验。这体验却是对世人,如果不然,他做不到对他者的感情进行如此完美无缺的表达。

四个人已经构成了一个世界,冒险家和沦落风尘的妓女,贵妇和失意绅士,每天形形色色的人都在搜寻一份自己的满足。

1900,用自己的方式替他们解脱,这些人都是这个世界的孩子,摸打滚爬,争斗和欢乐,他们纵然有万种罪恶,但在此地他们都找到忘却的理由。他以能为他人表达而欢乐,他对于善的奉献是借助于艺术。

1900,伸给他们无人聆听的耳朵——音乐。贵妇固然心机重重,她内心却是沉重紧张的。再怎么规划完美也不保天衣无缝,毕竟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她很累,依旧辛苦,年轻的情人或许只是觊觎她的财富。她要怎样去做一个周密的规划?1900给了她灵感,那就是音乐。同时也使她暂且得以卸下心头的沉重。

看似玩世不恭,内心却细腻丰富,他不是一个天真的艺术家;相反,他看着周围的人在人生世界挣扎沉浮,未涉世却已倦;只是音乐使他永远充满生命,充满创造的力量,88个键,却可以创造无限声音,可以创造出适合每个人心情的音符。

“ You are infinite. And on those keys, the music that you can make is infinite.

音乐是无限的。在琴键上,奏出无限的音乐。 ”

反复弹奏那些钢琴曲,一点点敲击,然后散开去,像清香弥漫着,缭绕着,要醉生梦死,要肆无忌惮;要像火一样燃烧蓝天,要像水一样流过稻田;可以没有节奏,可以自由凌乱;可以忘记一切,可以思绪纷纭;可以喧哗骚动,可以寂静一生。对的,就像丝绸的舞步。 每一个音符跳起来,在空中作舞,再落下,如仙子的轻纱,嫦娥的广袖,亦如清秋的薄雾,江南的烟雨,万马奔腾却可以瞬间无声。

他将自己忘记,从此他与这个世界无关。

温柔的风浮动发丝,仿佛恋人颤抖的手掌; 白云在脚底那个世界流动,海水在天空飘荡,颠倒的不是时空,但可以是一切次序,打破的不是常规,可以是一切束缚,为了自由,更为了爱。年轻的人在某一时刻白发斑斑,泪眼婆娑;年老的人在某一刻身采飞扬,手舞足蹈;忘记时间,忘记空间,只需要感觉音乐,让它对现实牢笼的随意破除。

世界没有固定意义,他就是他自己的样子,不需要人类故作聪明的给他一个固定。它不愿意,不愿意舍弃自由和爱,却知道它们上了岸终将无处安放。他的恐惧源于毫无保留的爱着自己的意念世界,他怕未知的现实打破这一切,结束他的表达的自由,所以,他曾怀疑,上了岸,还有谁会需要他和他的钢琴。

他仍旧坐在那里,不驯服,“船长要说这不符合规定! ”他说“Fuck the law! ”去他妈的法律,正如叙述者所说,这句话无论谁说出口都不再是那种坚决。

海水在汹涌,波浪在翻滚,大船向未知航行,他的诞生已经预示着他不属于这个世界;没有父母,没有户籍,没有出生证明,在船上成长八年,二十二天变成音乐天才,不要去想他的传奇性,他存在,虽然最后进天堂的时候,生死簿找不见这个人的名字,又或者他的左胳膊,他都不介意。

朋友劝他离开弗吉尼亚号船,可以娶妻生子,建一个自己喜欢的像船那么大的房子,是不是太惬意?他却说“.Land?Land is a ship too big for me. It’s a woman too beautiful, it’s avoyage too long, a perfume too strong, it’s music I don’t know how to make.”  

陆地?对我来说,陆地是艘太大的船,是位太美的美女。是条太长的航程,是瓶太香的香水,是篇无从弹奏的乐章。

他知道自己适合什么而非盲目追逐。船也许太小,也许太闹,也许寂寥,但是他总有一个理由留下来,固守自己的园地。即便几吨炸药让他瞬间灰飞烟灭,那也无所谓,比起失去一个心灵栖息的世界,不如将他毁灭。

吾不惧死,奈何以死惧之?

没有生命的形式没关系,可是不能没有灵魂安居地,不能让自己在一个无限的世界里,无限飘荡。他所畏惧的是失去自己的价值和位置。

“All that city you just couldn’t see an end to it.

  城市那么大,看不到尽头。

天啊!你……你看过那些街道吗?仅仅是街道,就有上千条!你下去该怎么办?你怎么选择其中一条来走?怎么选择“属于你自己的”一个女人,一栋房子,一块地,或者选择一道风景欣赏,选择一种方法死去。

那个世界好重,压在我身上。你甚至不知道它在哪里结束,你难道从来不为自己生活在无穷选择里而害怕得快崩溃掉吗?

我是在这艘船上出生的,整个世界跟我并肩而行,但是,行走一次只携带两千人。这里也有欲望,但不会虚妄到超出船头和船尾。你用钢琴表达你的快乐,但音符不是无限的。我已经习惯这么生活。”

是啊,不求主宰世界任何一部分,只求主宰自己;无惧法律,无惧权力,可是却畏惧迷失了自己,他说看不到世界的尽头,实际上怕的是看不到自己所处于的位置。

人类如此热血沸腾地淘金,如此激情澎湃地组建家园。但是那一切终将不留痕迹。

对于人类历史来说,无论谁都可以被遗忘,都将是过去这一切的虚无有多么空旷,恒久和绵长。人在地球上在宇宙中,被命名,有户籍,有身份,有国籍有亲人,有朋友。

可是剥离这些你与这个世界有什么关系,没有,很快被遗忘。那种对于生存空间和时间的虚无意识,跨过几个世纪萦绕在他们的心头。

因为他只是路过这个世界。

最终,人类对于时间的漫长而言,只是一个缥缈的存在,他惧怕的是存在的孤独。


茶余饭后,一点思考。by ——杜婉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