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神的迷宫:我在结束时打开

从《看不见的客人》伊始,我对西语影片的好感陡然上升,节奏明快,毫无拖泥带水,流畅的语言似乎得以作为性格的一部分卧在人物刻画里。《潘神的迷宫》作为一部黑暗童话闻名,列于奇幻电影榜中的它在《爱丽丝梦游仙境》《佩小姐的奇幻城堡》等影片中显得格外突兀。

该影片讲述14岁的奥菲利亚在生父亡故后随身怀六甲的母亲迁至官居上尉的继父身边,她对神话故事一类怀有坚定的幻想而遭到其他人斥责。时二战结束而内战激烈,上尉延续着法西斯的传统极为暴戾,滥杀无辜,并夺取亡者的所得物,影片的黑暗色彩一部分体现在他残暴的虐杀镜头中。他对子嗣有着急切的渴望,而奥菲利亚的母亲只是他获得后代的工具,在实现其价值后应当摧毁。居处附近有一座废弃已久的迷宫,奥菲利亚走到迷宫中央拾级而下,遇到了希腊神话中的农牧神The Pan。潘神告诉奥菲利亚她是地下王国国王到人间走失的公主,只要完成三个任务就可以重返王国。在第一和第二个任务时,她接受了严峻的考验,而与此同时,上尉与游击队的斗争也如火如荼,最终奥菲利亚的母亲产下弟弟后死亡,而上尉被游击队击败,混乱中奥菲利亚抱走弟弟——作为潘神指示她的第三个任务来到迷宫中央,却被告知需要弟弟的鲜血开启通往地下王国的门,被她坚定拒绝。随后上尉赶到,抱走了自己的子嗣,枪杀了奥菲利亚,奥菲利亚在鲜血中嗫嚅死去。

身为一部奇幻片,电影恐怕一开始就给了观众奥菲利亚终将胜出的设定,而最后她的死给影片的适合年龄划到了14岁以后——就连我们也难以接受一个不是喜大普奔的黑暗结局。实际上,“奥菲利亚的灵魂到了地下王国,她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而得到了国王和王后的肯定”若即若离地出现在影片末尾,而我相信这不是电影本愿告诉我们的:做出牺牲,然后得到自己想要的,若事实与心愿里应外合,那与终南捷径将有何异。我更愿发现,奥菲利亚拒绝割破弟弟的皮肤,潘神永远消失,上尉出现,奥菲利亚被枪杀,倒在了远离地下国度、远离亲人和朋友的土地上。

牺牲不能换来救赎的奖赏,只是一条自己选择走上没有回头的道路,这一体现与几乎所有核心价值观以及童话阵营相悖逆,却是这个世界实物存在的基本法则。我情愿从影片中看到这一点,正如邓校和波特在岩洞中奋力挖掘,得到的却是被替换过的假挂坠盒。通往终点的坦途中有许多必要的歧途,且不是可以谅解的掉头车道。歧途耗费时间,耗费耐心,耗费生命。

奥菲利亚死了,躺在冰冷的土地上,她是地下王国的公主,却没有人肯关照探望这个濒死的公主。她离坐在富丽堂皇的王宫里只差一步,但现在,潘神、地下王国和公主的身份都显得仓皇无力。有人说,地下王国都是奥菲利亚编织的幻想,是她在战争的残暴中为自己保留的一片净土,一辆逃离白色恐怖的列车。但我认为它是真的,纵使政治隐喻再强烈,影片都逃脱不了奇幻的主题,只给愿意相信的人相信;只是电影微弱地提出,神话故事或那股真是存在的神奇力量不一定能改变人物的命运,不一定能因人命关天给人必要的慰藉。

影片中,不止一幕兼具惊心动魄和经典的特点,最甚者并非与地下王国关联,而是上尉的暴虐和不择手段,以及其与游击队之间的斗争。他将简单的榔头、锤子变为行刑逼供的刑具,他的枪时刻准备射击身边的每一个人,他心中没有情感或软弱,甚至妻子卡奥也只是繁育继承强权的后代的工具,只有强大的理性逼迫其向目标行进,并排除一切障碍。这股力量甚至得以让他微笑着对着镜子缝补自己被割开的裂唇。然而,这样一名坚不可摧的法西斯最后被打败了,而敌人竟是一直潜伏在身边的女仆。她一面做着潜伏在上尉身边的卧底,一面为游击队提供着必需品和药物。

魔幻和现实的两线交织,并且相互照应,奥菲利亚进入的三个迷宫在现实中都有对应的体现。每座迷宫中通往圣殿的道路也布满荆棘坎坷,树洞中遍地的多足虫与癞蛤蟆的粘液令人作呕,粉笔画出的门后眼睛长在手上的“白化人”拉弥亚也差点让让奥菲利亚丢掉性命。最后一座迷宫中,奥菲利亚做出了正确的抉择,也因此倒在了枪声之下。

有人说这是一部不适合儿童观看的童话,因血腥与残暴以及“not a happy ending”均出乎孩童的心灵,但它同时也不适合成人,它让人失去奋战的信心。在我看来,纵使残暴惊悚,不妨认为它难得地兼具了现实主义的真实与魔幻主义的传奇。

文字&排版:杏桷

图片来源:网络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