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与我 Le renard et l’enfant

狐狸与我 Le renard et l’enfant 剧情与观后感

电影《狐狸与我》从我放学回家的路上开始,那一年,我十岁。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一只狐狸,它有着一身火红色的美丽皮毛,正在草地上欢跳着捉田鼠。我慢慢靠近它,感觉我们之间靠得如此之近,可就在我快要抚摸到它的那一刻,它还是嗖地一下逃跑了。我看着它跑远的身影,暗暗下决心,我一定要驯服这只狐狸。

此后,每次放学回家我都会去上次与它相遇的那个地方,期望还能够再见到它。我爬上那棵高大的山毛榉树坐着等它,可总是见不到它的身影。就这样,夏天过去,直到秋天,阔叶林开始落叶,它还是没有出现。直到冬天,我还在寻找它,看着那些雪地上的脚印,野猪的、刺猬的、鹿的、还有狐狸的,我高兴极了,知道它还在这座森林里。在堆满厚厚白雪的森林里,我沿着狐狸的脚印寻找,但忽然传来的一阵狼嚎将我吓到了,我躲在枯树后,看见不远处雪堆上的狼群,等它们走远后,我快速跑开,可没想到忽然踩空从一处高地上跌了下去。腿摔伤后,我只能在家里过完整个冬天,每每到深夜,我便在房间里看那些关于狐狸的书,一边想着它在森林里过得怎样,总之,我一定会找到它。

春天来临的时候,我的腿终于痊愈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我的狐狸。我再次来到那个与它初次相见的地方,我爬上那棵巨大的山毛榉树,坐在树杈上用望远镜寻找它,远处的山地上开满了紫色的鸢尾花,鸢尾花丛里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一只慢慢蠕动的刺猬,然后,它出现了,我的小狐狸。我用面包和肉肠引诱它,最开始,它依旧不太敢靠近我,总是躲得远远的,它也不太习惯我偶尔的抚摸,但我觉得最后它会喜欢的。渐渐地,如果运气好的话,大多数时间我都会见到它,我们的距离终于越来越近了,它开始远远地看见我便会主动靠近过来,我们终于成为了好朋友,只是接下来,我并不知道这会变成一场大冒险。


作为在乡村度过整个童年时代的人,看这个电影会有巨大的共鸣。
年幼时住在乡下,夏天的夜晚会有暴雨,我睡在父亲身边,听到云层里雷声滚滚而过,仿佛就贴在屋顶。第二天清晨,暴雨大风已过,仿佛是个新天新地。长在屋后的那几株巨大的紫桐花树,因为一夜大雨,花朵被刮了一地,有的连同枝丫一并被吹断掉落下来。我看见一根断枝上卡着一个空鸟巢,巢下蠕动着一只粉嫩肉团,察觉到我靠近,以为喂来了虫子急忙张开明黄色大嘴。

我将幼鸟带回家,用草丝编织了一个袋子将它放在里面,再将鸟巢挂在院落里的紫竹丛里,安全又隐蔽。那时候大人是不准我养的,说会烂手。每天,我便去田野和山林里寻找虫子和草籽,有时候姥姥煮了鸡蛋给我,我会分一些蛋黄给它。一个礼拜过去,已经可以看到它翅膀上青紫色的羽管,再一周过去,它已经长到原来的两倍大。这温热鲜活的生命在我的注视下成长,这速度之快,如一场快放的电影。半月过后,它已经长出满身毛绒羽翼,羽毛上的棕黑色斑点和花纹让我知道了它的真实身份。原来是杜鹃。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杜鹃并不亲自抚养后代,它们将卵偷偷产在别的鸟类巢穴中,并吃掉一颗多出的卵。杜鹃的幼鸟会最先孵化出来,当它还是一团幼弱无害的小肉球时,杜鹃便开始展露天生的本性,将其他卵一只只用背部顶出巢穴摔个稀烂。如果有侥幸破壳而出的,杜鹃很快会长到它们的两倍大小,并将幼小的小鸟一一啄死。成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但依旧哺育它,直到它离开巢穴寻找自己真正的同族。后来我明白,杜鹃虽然残忍,但它命运的初始便被掌控在别人手中不可自控。就像电影里的“我”看那些关于狐狸的书,书里说,狐狸的生存不仅受到狼群和猞猁的威胁,还有人类的捕杀。虽然它那么美,但这是自然的法则,适者生存。

我原以为这只杜鹃也会像我以往养的那些雏鸟一样因不明原因而死去,但它成功地长大了。长到一只鸽子般大小的成鸟。我开始让它学着起飞,将它托在手上高高举起,最初,它会绕着院子来回,最后落在我身边,还有些不稳。直到那天它飞到屋后的紫桐花树上不肯下来,啼叫了一整天,第二天清晨我爬上高高的树枝,与它只有一人身的距离,我唤它,却没有一点反应,好像一夜之间它已经将过去的事情全部忘记了。我终于忍不住摇动枝丫,它飞了起来,绕着我转了几圈后朝着远处的山林飞去,一个小而黑的影子是留给我最后的印象。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