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师的情人和绿毛水怪的仪式感

今天是爱情特辑。


什么是法式浪漫?

你会从《理发师的情人》这部电影得到答案。

两人在一起便是天堂,一切都仿佛按下了慢放键并且加上了滤镜。这种特效叫爱情。旁人无从知晓其中的美妙与忧愁。

“我们没有朋友,从来没有。朋友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我不喜欢和其他夫妇相约去旅行或干其他的事…这是缺乏爱情的证明,需要外部的友谊来润滑关系。我和马蒂尔德在一起很好,我们在一起很幸福,这是关键。”

他这种生活方式,散文诗式、浪漫,很是别致。“让我们享受这份属于我们的宁静”。但是生活是卑鄙的,没有什么是永恒,人都会一天天老去。爱的深沉往往会很迷惘。当容颜不再、摩擦增多,如何保鲜沾着露水的玫瑰花般的婚姻?如何永恒?

电闪雷鸣,白蓝色的电光在屋内回响。晚上7点多,马蒂尔德倚在柜台上,握着笔,抬头看了看好像永远都坐在沙发上的安托万。黑夜偶尔的光亮,衬着他的蓝色眼眸好像大海,那么柔情脉脉。马蒂尔德笑了笑,走了过去,缠绵后说着渴“我出去买个酸奶”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雷雨依旧,安托万走向门外,看着远去的马蒂尔德,殊不知这是永别。

马蒂尔德,雨夜,跳海死了。

为了爱情。


《绿毛水怪》。

这是王小波的早期文章。

白天下了一场雨,可是晚上有很冷。没有风。结果是起了雨雾。天黑的很早。沿街楼房的窗户上喷着一团团白色的灯光。大街上,水银灯在半天织起了冲天的白雾。人、汽车隐隐约约的出现和消失。我们走到十路汽车站旁。几盏昏暗的路灯下,人们就像在水底一样。

我说:“妖妖,你看那水银灯的灯光像什么?大团的蒲公英浮在街道的河流口,吞吐着柔软的针一样的光。”

早之前,我只听过《黄金时代》,没看过。但也勉强和波哥有了个缘分,《黄金时代》算是他比较成熟的文章了。我这几天看了一半。但是我还是喜欢绿毛水怪。因为,那个时候他还只有二十几岁,还真诚的相信爱情。

老陈和杨素瑶从小就认识,被称作是最复杂的孩子,妖得很。所以有个绰号,叫“人妖”。女生绰号全称不太好,便叫素瑶“妖妖”。两人五年级发现了新大陆——旧书铺,以后就常常一起攒钱买书看书。初二中后重见,老陈,不对,小陈就常送素瑶到公交车站。两年一百零四个星期,六百二十四个来回,两千五百里路。是一种小陈对素瑶说”为什么你不是男孩子“素瑶对小陈说”你是女孩子我把你当家人“的水晶剔透般互知互通的爱情,也很难说是爱情,更像是无关性别的知己之情。

但是后来文革,两人便散了。妖妖跑到了葫芦岛大海边上当知青,给老陈留下了地址。但老陈看到已经是四年后。

妖妖一年前已经归了海了。

老陈便留在了那,每天夜里去海里游泳。有时想着妖妖在这海里应该过得也还好。一天夜里,游的开心便到了中间的礁石上,爬上去歇脚。黑暗里看到了绿毛水怪,月光下皮肤泛着绿光滑溜溜的,还长着鱼鳍。老陈最讨厌鱼了,也害怕,便贴在礁石上,偷听着说话。突然认出了妖妖,她变成了水怪!老陈也想变成水怪,妖妖便去拿药两人相约明天再见。

不巧,老陈夜里游泳发了肺病便错过了。现在也是一副落魄愁苦模样。

听故事的老王是不信的,被老陈揍了一顿。

马蒂尔德想要永恒不褪色的爱情,便在最缠绵的时刻选择了结束,让安托万一辈子记着她。说起来自私又美丽。理想的方式和现实的冲撞,没有什么对错。安托万之后也一直坐在沙发上,像过去的无数个日日夜夜,等着马蒂尔德买酸奶回来。两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仪式感。

妖妖和老陈桃花源式的爱情,是我为了你,宁愿变成一只绿毛水怪。不知道之后绿毛水怪的故事是老陈臆想的还是真实发生过,这种互为知己的爱情,也是真心打动了我。喜欢王小波的文字,原因也是这绿毛水怪,这不惜吃药变成一只永远生活在海里的绿毛水怪的仪式感。

想来今天人来人往,也赶了个热闹,和朋友出去喝了点酒啃了点玉米。“有对象的才叫跨年,没对象的叫熬夜”,我对于这句话甚是不屑。我的生活自是由我来决定,管它天王盖地虎还是宝塔镇蛇妖,日子总是要过的。其实都是点仪式感,没有这东西支撑,想来做什么都是无趣的。每天都是那么平淡,偶尔也需要一些调剂。走在街上,都可以感受翻滚的荷尔蒙气息。还是不出门好好睡觉好啊。虽然这么说但是又羡慕着跨年的人。

我自有仪式感在心中。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看《绿毛水怪》。

最近在看《天真的人类学家》和《黄金时代》,也是不错。不妨一看~

你相信爱情吗?

新年快乐

作者:大梨子 来自:梨子日志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