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 登堂入室

电影《登堂入室》是部法国电影,翻译采用中国的成语作为片名,从片名出发,我觉得起码有两层含义。

“登堂入室”是孔子说的,来自一个典故。子路是孔子的弟子,也是孔子周游列国时的贴身保镖,子路在孔门年龄比较大,但文学修为真心不行,老被孔子批评,以至于师弟们都有点瞧不起子路,孔子为了挽回子路的面子,就说子路的学问只是登堂,还没入室。

登堂入室比喻学问的由浅入深,电影既用了这个成语的本义,也用了喻义。

从本义出发,克劳德随着跟拉斐尔一家越来越熟悉,从普通朋友,但真心朋友,以至于可以登堂入室,进入他们的家庭。家庭,是一家人最隐私的地方,随着克劳德对拉斐尔家庭的不断渗入,同时也给了他的创作提供更为深入的题材。

从喻义出发,一开始克劳德的作文虽然不错,但充满漏洞,无论是语法上,还是在故事情节的设计上,而随着老师吉尔曼的不断引导,克劳德的写作水平产生了质的飞越,电影中吉尔曼提到一个写作的原则,要从故事情节的构造上,让读者欲罢不能,急切的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


显然,克劳德后来做到了,老师吉尔曼作为读者,已经被他的故事吸引,停不下来。从这个意义上说,整部电影中,克劳德的创作才能,是个进阶的过程,登堂入室。

除去上面的两层意义,我觉得还有第三层隐喻,那就是随着克劳德在拉斐尔一家的不断渗入,写作水平的不断提升,他所揭露的人性也更为深刻。一个好的作家,从来都不会去定义人性,只是把人性撕碎了,摆在读者面前,至于读者看到的是什么,那就是一万人眼里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了。为什么有这层隐喻?不是我杜撰出来的,电影中克劳德反复地提到,他并没有刻意的去掩饰什么,去表达什么,他只是把他看到的事物,如实的记录下来。

作家把他看到的人性记录下来,是通用的法则,因为他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世界,我们可以像老师吉尔曼那样不认同,但却无法否定,这是作家眼里的事实。

电影的主人翁是个十六岁的孩纸,为什么要用十六岁的孩纸当主人翁呢?我想应该不是简单的情节需要,空穴来风。这个年纪的孩纸,心智上处于幼稚和成熟的过渡期,有孩童般的视角,可以清晰不带批判的去看待世界。

电影中吉尔曼在妻子面前一开始强调,克劳德还是个孩纸,尽管文章写得看起来轻浮过分,但这个年纪无可厚非。

可随着后期吉尔曼陷入了克劳德的故事陷阱,也忘了他还是个孩纸,把自己的臆想推到这个孩纸身上,包括想象克劳德跟自己的妻子做爱。

而正是因为十六岁这个年龄,克劳德有了向成人世界探索的初级阶段,在这个阶段,电影通过克劳德向我们展现的,其实更多是成人世界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表现在克劳德的文章本来只是简单的日记式叙事,但在老师吉尔曼,作为成年人看来,充满各种味道。

为了激发克劳德的创作才能,吉尔曼其实是克劳德成长的引路者,告诉他写作应该具有的深刻性,其实也在告诉他成人世界的复杂性。

为什么这么说?其实也可以从电影的台词中推测出来,当克劳德被拉斐尔揍了一顿,坐在花坛边,告诉老师他不想往下写了,继续玩自己的数学好了,因为数学从不曾让他失望——这句话很有意思我觉得。

数学和文学最大的差异是什么?数学有标准答案啊,可文学没有标准答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所以,数学是单纯的,文学是复杂的。这个对比很明显透露出克劳德内心的纠结,青春期的纠结,世界要像数学那样就好了。

这部电影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当然是我个人觉得。。。

所谓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就是介于现实和想象之间,电影故事的穿插有现实,也有克劳德的故事,让人有时分不清故事与现实。后来老师吉尔曼对克劳德说,最好的结局应该是让读者意想不到,但又在情理之中。其实这就是魔幻现实主义的一种创作原则。

当然,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猜想。就是,克劳德才是整部电影背后的大BOSS。我们试着跳出局外,从上空俯视这整部电影,其实这整部电影就是克劳德笔下的故事,我们所有观影人,跟吉尔曼老师一样,都被玩了。

这个猜想来源于最后的一幕,画面出现了“待续”两个字。这是克劳德才会说的话,整部电影的编剧,就是“克劳德”啊!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