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暴 Das Leben der Anderen

电影窃听风暴简评

时隔多年,重温这部电影,仍然感佩于心。电影最后一分钟,当屏幕上出现“献给HGW XX/7”和卫斯勒那句“这是给我的”时,瞬间泪奔。
电影没有刻意制造大事件作为“窃听者”卫斯勒转变的导火索,而是随着监听不断进行,官僚丑恶嘴脸陆续展露出来,对黑暗的失望不断积累。与此同时,人文理想渐渐渗透并明晰,对“真善美”的触摸与对“假大空”的叩问正反合力作用,成就了一个真正的“人”。卫斯勒转变前后的渲染交代得十分清楚:影片开头,那个严谨冷酷至极的国家机器上的螺丝钉,到冲出去望着倒在血泊中的克里斯塔西兰,他湛蓝的眼睛始终清澈而坚定。从这个层面上说,他是幸运的,因为他始终是一个对自己诚实坦荡的人。尽管有短暂的迷茫,他仍能在关键时刻听从内心的声音。无论这信念是全心全意效忠祖国还是守护人文精神瑰宝,且不以所谓“好坏黑白”去摹写,我很羡慕一个有信仰还能以此为行为准则的人。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被监听对象德瑞曼和监听者卫斯勒在不自觉中都在渡人的同时渡己。剧作家德瑞曼为了追求真正的艺术,和汉普部长为雅斯卡辩护,求自己挚爱的女友不要向权贵出卖自己。他的理想皆被残酷的现实击碎,但没有障碍能彻底击垮他(其实这样说有欠公平,因为他幸得卫斯勒的保护,若非如此,只怕他终会像古比兹说的那样——被折磨至灵魂腐朽),他对艺术纯粹的追求、对爱的向往不灭。这一丝人情味,在恐怖极权的东德尤为珍贵。死寂世界里的烛光,固然微弱,但只一息尚存,终会成为点燃黑暗的火种。

一个是明处的党国卫士,一个是暗处的潜在反动嫌疑;一个是暗处的监听者,一个是明处的被监听者。后来呢?一个又成了明处的大作家,一个只能在暗处拆一辈子的信。二人在这段缘分中不断转换着,交融着。卫斯勒在侵入德瑞曼生活的同时,却沉溺在其丰沛的精神海洋里不能自拔。在看到“勇者”和“女伶”热烈的爱后招妓填补空虚,在知道雅斯卡自杀后潜入德瑞曼家中去读他送的那本书。是短暂的时代将卫斯勒和德瑞曼被迫联系在一起,他们深深镶嵌在这个世界中,无处可逃;却是人类永恒的精神让卫斯勒主动靠近德瑞曼的生活,在价值判断中舍弃违背人性之处,返璞归真。他们深嵌于世,又彼此勾连,共谱人性颂歌。
即使整部电影仅是美好的想象,即使现实中几乎不可能有“良心发现”秘密警察存在,即使电影中渲染的黑暗在当下仍明明灭灭,电影勇于揭开面具暴露丑恶的勇气,仍值得我们的敬重和向往,人类在反思与憧憬的路上只会渐行渐远。步履不停,追梦不止,牵挂不息。

====作者 鹿鸣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