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故事》:结婚没能让我们互相理解,也许离婚帮我们做到了。

婚姻,尽管经过大众媒体浪漫化的描述,从古至今仍与家族联合、经济合作、繁衍后代等实际作用息息相关。正如吕思勉在《中国通史·中国文化史》所说:现代的家庭,与其说是源于人的本性,倒不如说是源于生活情形。换句话说,婚姻更多服务于人对社会网络的需要,而非心灵层面的需求。

在儒家思想笼罩的东方世界,我们对婚姻的观察,也常常从外部出发,以至于忽略婚姻这座“围城”之中当事人的感受。于是时至今日,未婚和离婚群体仍然被贴上失败者的标签,尤其是女性长期沦为婚姻当中的弱势方。

备受好评的电影《婚姻故事》,透过一对纽约夫妻离婚过程,真实地剖开男女的差异性,又不失温柔地用爱抚慰了他们与观众。从相爱到分离,他们重新认识了自己与彼此,完成了第二次的成人式。

女人的依赖与男人的主见:

妮可与查理第一次见面,她已经是出演过话题电影的年轻演员,而查理不过是默默无闻的剧场导演。但是妮可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才华横溢的查理,因他点燃了自己心中某个沉寂的部分。她放弃了在好莱坞正要起步的电影事业,飞往纽约与查理共同为百老汇梦想而努力。

查理没有辜负妮可的期望,他脚踏实地地向业界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成为备受瞩目的导演新秀,接受《时代周刊》的访谈。而以妮可为主演的话剧,也终于进军了好莱坞。这时,妮可却突然提出要求离婚。

妮可向离婚女律师倾诉道:曾经自己也为在他背后支持他感到骄傲,后来却逐渐不再受到应有的认可。

导演与演员,充满着象征意义的职业,对应着波伏娃西蒙在《第二性》中指出男性作为主体、女性作为客体的世界。当自由恋爱的浪潮涌起,我们曾以为爱情能打破男性的权威,然而一旦进入婚姻,男女间的权利关系又再次重现。

在妮可写给查理的信里,他是一个有才情有爱心的丈夫与父亲,即使这样也避免不了男性习惯性的主宰,令女性渐渐被迫丧失自我,成为一个附属品。两人的相处模式形成“沉默的螺旋”,让妮可渐渐在这段关系中失声了。

当妮可接到一部人气电视剧女主演的邀约,却遭到查理轻蔑的对待,嘲笑该剧集是烂片。而查理得知妮可酬金不菲后,竟然要求她用来资助话剧团。与此同时,妮可也破译了查理的电脑,查出丈夫与剧团的女经理有染。这一系列的打击,终于让妮可决定离开。

2
男人的无助与女人的坚强

在亲手收到妮可递出的离婚协议书之前,查理没有真切感觉自己的人生将会发生巨变。妻子、孩子、剧团、演员,以他为中心旋转的人物,一个个脱离了引力,开始朝宇宙边缘飞去。

《婚姻故事》的导演诺亚·波拜克对男性的脆弱的把控相当细腻且具层次感。查理的淡定、慌张、愤怒、手足无措到最后的怅然若失,情绪一步步随着剧情推进。

从律师调解到对峙公堂,查理发现他认为理所当然的一切,变得不再理所当然。因为两人在洛杉矶登记结婚、儿子亨利在此出生等原因,查理无法争取儿子与自己在纽约同住的抚养权,即使他们一家人在纽约生活了十年。

查理从前和亨利的关系十分亲密,可是当调查员来观察父子俩的互动,查理表现得力不从心。无论和儿子玩游戏、教他认读、或者找他收拾餐桌,亨利的配合度都不太高,这也使查理陷入了极大的挫败与无助之中。缺少了妮可的支持,查理无法独立承担家长的职责。一直以一家之主自居的男人,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多么有限。

影片又特地突出两场歌舞场景。一幕是妮可与姐姐、母亲三人在明亮的房子里欢歌跳舞,身边环绕着亲朋好友,气氛轻松愉快。三个女人热情大方、笑容开朗、姿态俏皮。与之相比,查理另一场在昏暗小酒吧的独唱,显得尤其孤独失意。查理面对着一帮同事朋友,心中有难以倾诉的酸楚。

离开查理的妮可,精力充沛地兼顾着演员与母亲的双重角色。失去妮可的查理,生活开始颠倒混乱。这场离婚,调转了男女主体与客体的身份,充分说明女人独立的完整性,打破了男人自以为完整的幻觉。

3
离婚是一场走到尽头的婚姻最后的成功

《婚姻故事》绝不是一部一味强调女权的尖锐作品,不论是优美如诗的配乐,还是暖色调的画面,都饱含柔情。影片开场,两人在调解员的要求下,各写了一封叙述为何爱上对方的亲笔信,这个伏笔直到结局全篇展开。查理和儿子亨利一起读完了妮可的信,当初妮可拒绝朗读的那封信。在信的结尾,妮可写道:我会一直爱着他,尽管事到如今这似乎没有道理了。

离婚的过程里,查理因为挫折流泪、因为怒火流泪,这一次应该是因为爱吧。在他们之前情绪大爆发的争吵里,查理一直不理解妮可改变心意的原因,认为自己也为家庭牺牲了许多。问题出在查理的眼里,自己的奉献很了不起,却把妮可的付出视为一种理所当然。妮可的离开,终于教会他女人无私的爱与关心是礼物,不是义务。你该感激,而非索取。

同样的,若不是这场婚姻,妮可不会领悟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完整的个体。走过这场曲折,妮可才蜕变为更好的自己。有些看似简单直白的道理,总是要人亲身经历一遭,才能切身地体会。

所以婚姻究竟有什么意义呢?尤其在离婚率奇高的今天。除了作为经济单位的共生关系、作为养育儿女的基本构成,我想也是为了真正了解另一个人、同时重新认识自己。这可能就是人生最本质的意义。朋友说,这样的成长会不会代价太高。不过哪种成长代价不高呢?

尽管“人与人之间的悲喜并不相通”是一句说烂的老话,文学、电影仍然在尝试消弭这些隔阂。我始终相信,即使短暂,人与人之间真正心意相通的瞬间是最美好的事情。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