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书》让人温暖又令人沉思

前些天,在休养之余,看了部电影《绿皮书》。之后几天不时在大脑闪过片中的画面及情节。持续给人以温暖的感觉。记得接近尾声时候,忍不住两行热泪夺眶而出。生活讲究的人,会定期洗牙。想起来都很久没洗眼了。人总是乐意醉心于咀嚼那些给人以愉快的印象。

不同种族、不同肤色、且性格迥异又毫不相干的两个男人,因一段共同的旅途而建立起让人温暖的友情。这又有什么可歌可泣呢?随便找两个男人,即便仇人,让他们单独在危险的陌生环境里耗上两个月,我想,定也能化敌为友,在风雨交加的漫长黑暗中相互扶持着迎来黎明。这也就解释了在战争年代人们为何会如此团结的原因。夫妻俩吵架,孩子被人欺负,瞬间一致对外,当晚,夫妻生活尤其美满。标准因祸得福。

大多数电影总离不开男欢女爱,这是永恒的话题,也是人们最乐意谈论和意淫的主题。一对随机分配的男女,因为某种原因需要一起去旅行,一路艰险,爬山涉水,相互帮衬着直到目的地。经此自然而然相识而相知而相爱。(突然想到很多相亲机构如果能以此种形式作为切入点,我想比起那种让两个莫名其妙的陌生男女面对面坐下来直接互相交换各自家底的成功率估计会高很多,而且也有趣。关键是没那许多时间。)这种看似圆满的剧情就像可乐,不会令人印象深刻。物以希为贵,譬如白先勇的《孽子》如何?《绿皮书》或许就是其中之一。当然相比前者,后者更多是指向精神层面的。当然了,又当然了——也不能完全排除最终发展成类似孽子的倾向。呵呵,说说俏皮话。

一般来说,一个人等到成年,是很难再有机会遇到所谓纯粹的知己了。商业社会一切都以利为重,就尤其如此。到了中年或晚年,就更不用说了。美国人在这个时间点,推出这么一部片子,似乎在暗示着友谊的缺失已成为世界性的问题,而不仅仅指某个国别。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其认知上的进步和心态上的开放。何以见得?正视自己,直面种族歧视。不见得因此就能得大改观。但是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自以为这就是很大的进步。

不知道太阳有没有歧视过地球。反正这小小的地球里面事情挺多。美国人向来以世界警察而自居,他们曾说:“世界上发生任何事情,都是我们的事情。”听着有种越俎代庖的意味。如果一个管理者有这种思维,会让人刮目相看。但是,但是除美国以外的国家听了这话不知道作何感想。这本身就有歧视的意味。

英国人撤离香港时曾很不甘心地说:“世界上任何我们白人管理过的地方,有色人种必管不好。”印象中世界上的人,大致也就三种肤色。即黑白灰(或黄)。他们这样子说,让黑灰人情何以堪!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何止种族歧视呢!

发达国家看不起发展中国家、本地人看不起外地人、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经商的看不起上班的、做大生意的看不起做小生意的、官大的看不起官小的、职位高的看不起职位低的、高学历的看不起低学历的,名牌大学毕业的看不起二三流大学毕业的,海龟看不起乌龟、有名的看不起无名的、有钱的看不起没钱的、有房的看不起租房的、住别墅的看不起住公寓的、车好的看不起车烂的、穿名牌的看不起穿地摊货的、正常人看不起残废的、年轻人看不起老年人、健康的人看不起病人、美的人看不起丑的人、身材好的看不起肥胖的、皮肤白的看不起皮肤黑的、皮肤细腻的看不起皮肤粗糙的、男人看不起女人、女人看不起男人、有小孩的看不起断子绝孙的、小孩成绩好的家长看不起小孩成绩差的家长、生活在一线城市的人,看不起生活在二线城市的人,依此类推三四五六七一路看不起下去,直到偏远贫困山区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现实生活中,无处不充斥着严重的歧视问题。每个人随时歧视着别人,同时又随时被别人歧视着。就不能平视一些吗?谁人不是上帝的儿女,再高又能高到哪里去呢?然而这是万万做不到的,显然有违人性。人性本质上是虚荣的,是时时刻刻要表现自己的优越感。(无所谓褒贬)据说世界上有万分之零点二的人可以超越此种观念。如果想彻底消灭歧视,除非消灭人类。或许有此一念,至少可以减轻一点各种歧视的强度罢了。但是这也仅仅只是柏拉图式的一种理念。要通过歧视或者贬低他者来显示自己,说到底还是不太看得起自己的缘故。原来歧视是源自与身俱来的如原罪一般的自卑。为什么?为什么做爱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又为什么生殖器不长在鼻子所在的位置?比起繁衍,呼吸有那么重要吗?无数种属的精灵无时不在争取着进入现象界。最终意思就如秦始皇所言,就是希望我们老秦家不能断了香火,能永永远远延续下去。实在是出自一种危机感。


言归正传,影片中黑人钢琴家唐一路上的所作所为,在钦佩之余,让人留恋。

一个被歧视的黑人,因出众的艺术才华在白人社会受到广泛的青睐。因为皮肤颜色之故,人们对其喜爱之情也仅仅止于艺术,却不可爱屋及乌,人们自觉敬而远之。想想当事人的内心会是什么感受呢?不管其拥有多大的才能,似乎时时刻刻有个声音在警告着他下等人的出身。任何白人都会因为和他有任何的私交而感到羞耻,同时会觉得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在大街上偶遇一位拉二胡的盲人,其声婉转悠扬而动情,路人驻足围观,报以由衷而热情的掌声,但是并不因此我们就乐意和他一起同桌吃饭。如果是面对国家剧院的二胡手,我们又将是另当别论了。

不仅如此,黑人唐在同胞群里又受到集体性的嫉妒。因此遭遇双重的格格不入。每天夜幕降临,就只有独自一个人喝闷酒。如果他不那么优秀,也和他的那些同胞一样,就此认命,毫不在乎,苦中作乐,得过且过,反倒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可是他偏偏要争取作为一个人的公平待遇。处处想公平,又处处事与愿违,一次次默默忍气吞声并且又看似优雅地接受一切,越发的尊重和关心他者及自我端庄着。这也就是他把自己塑造成这么优秀的个中原因了。他的魅力也因此焕发出迷人的光芒。

面对一个看似比我们优越的人,当他犯错的时候,我们通常会默认,甚至由衷承认其行为的合理性,说不定自己还会依样画葫芦效仿其状。但是唐心如明镜,丝毫不肯放过看似无关紧要的事。这与其说是纠正别人,不如说是严于律己,有自己的坚持,更是自我尊重。其实他才是正真的贵族。记得有句话,当一个国家太弱,而个人太强时,就注定了那个人一生都不会得到快乐。这话同样适用于唐。

每个人都忙忙碌碌着,在解决温饱之后的所有努力,说白了就是为了能更有尊严地活着。世界上极少有所谓的大恶和大善。大多数人的善恶水平线其实都相差不多。一个看起来很难相处的人,往往是没有给他足够面子;同样,一个看起来很好相处的人,你若侮辱他,他必将蛮不讲理。其实中国文化是从来不讲理的,只讲情面。

其实都还是挺世俗的一套价值观。观念就像牢笼,时刻制约着人们的喜怒哀乐。若从佛家看来,所有一切就都太执迷不悟了。真能放下一切执念,毫无挂碍,即可立地成佛!世界上最安全和最保险的尊严莫过于直接的自我敬重。而且最经济,也最便捷。一个人的幸福如果能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那么,我们就基本可以确定这是一个幸运的人了。如果有幸运的话。所谓本自具足,静心内求,莫向外求。

海明威说:“决不要同你并不爱的人一起出门旅行。”估计海明威曾经是因此吃过苦头的,简直度日如年!否则何必这么决绝呢?不知道这句话的上下语境如何,我想海明威还不至于搞错主语。此话的主语显然仅指相熟了的确知自己不爱的人,但是不包括不认识的或者刚刚新认识、互相还未加深入了解的。

那么,你是不是有兴趣找个新认识的人,去做一次长途的旅行呢!如果说生命还尚存让人留恋的地方,就是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到底会发生些什么。就在昨天下午,得知一位朋友的朋友自杀了。但是我比较讨厌用类似概念化了的诸如懦弱、逃避之类简单的去解释某种反常的行为,人性很复杂,社会更复杂,如果我拥有像这位朋友一样的性格和经历,我想,一样会选择自杀。柏拉图说: “没有什么人、事值得我们过分的操心。”还是读一读安瓦里为《玫瑰园》写的格言吧:

如果你失去一个世界,

不要为此悲伤,因为这是微不足道的;

如果你得到一个世界,

不要为此高兴,因为这是微不足道;

苦乐得失都会过去

都会离开这个世界,

因为这都是微不足道的。

——安瓦里《苏哈里》

原来荒芜杂乱的院子里连一滴鸟屎都不见,前些天断断续续在院子里种了些花草,好奇竟引来一对鸟恋人,天天停在门前枝头打情骂俏。一会儿凑在一起卿卿我我,一会儿吵架了,一个跑着、一个追,没过多久,俩鸟又在枝头上蹿下跳着叽叽喳喳了。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