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人生才充满无限可能——读《解忧杂货店》

再读东野圭吾的小说《解忧杂货店》,发现这既是一个关于爱与救赎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人生之路如何抉择的故事。

小说梗概:

工厂工人浪矢雄治先生和地主的女儿皆月晓子小姐彼此相爱,计划私奔远走他乡,后事情败露,女方父亲以胁迫女儿写绝笔信的方式,生生拆散了一对有情人。皆月晓子小姐此后终生未嫁,开了一家丸光园孤儿院,专门救助流离失所的儿童。浪矢雄治先生也回到家乡开了一家浪矢杂货店,出售杂货的同时,给人们咨询烦恼,替他们排忧解难。

起初大家都抱着好玩的心态,但渐渐开始有人来咨询真正的烦恼。

一位署名为“保罗·列侬”的男孩询问父母因生意失败决定趁夜潜逃,是否应该跟父母一起逃走?浪矢先生建议:趁夜潜逃不是好事,如果可能,应当中止。但如果做不到,只能跟着父母一起走。男孩最终选择离开了父母,被无法查知他身份的刑警送进了丸光园孤儿院,后来成为了一名雕工。

多年后,男孩才得知父母在自己离开后,为了不影响他今后的生活,制造了携子投海自杀的假象,使得男孩得以用“藤川博”的名字平静地度过自己的余生。

另一位署名为“绿河”的女子询问自己怀上了有妇之夫的孩子,是否应该把孩子生下来,如果打掉孩子,患有不育症的自己可能再也没有生孩子的机会。浪矢先生建议如果她能让孩子幸福,就把孩子生下来,如果不能,就不要生。不久,浪矢先生从报纸上得知,一位名叫“川边绿”的女子开车携子自杀,女子身亡,婴儿被推出车窗,奇迹生还。

浪矢先生为此深深自责,决心关掉杂货店。

活下来的女孩长大后因为这一段经历以为母亲不爱自己,几度想要自杀,后来从朋友处得知母亲开车是想送孩子去医院,坠海只是因为营养不良而发生了意外,因此才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奋力将孩子推出车窗外。

女孩明白了母亲对自己的爱,从此打开心结,后来朋友成为了著名歌手,她则成为了朋友的经纪人。

浪矢先生去世前的最后一晚请求儿子送他回到了杂货店中,并拜托儿子发布一个三十三周年忌日半夜至凌晨复活咨询窗口的通知,因为他想知道自己的回答是否给咨询者带来了帮助。当晚,雄治果然奇迹般地收到了十几封来自未来的感谢信,其中一封来自“绿河”的女儿,知道自己的回信没有给他人带来不幸,雄治内心安慰了许多。

雄治收到的最后一封信是一张空白信纸,他依旧认真回复了这封无字信。了结心愿离开杂货店后,雄治又活了将近一年,才走向了生命的尽头。

雄治去世三十三周年后的九月十三日晚上,敦也、翔太、幸平半夜行窃后恰巧逃到已经废弃的浪矢杂货店躲避,并意外收到了来自过去的信件。

一位署名为“月兔”的女孩入围了奥运会的候选名单,男友却突患癌症,治愈希望渺茫,“月兔”陷入迷茫之中,想要坚持训练,可是挂念男友病情的她却没办法专注比赛让成绩提高,想要放弃比赛,又不愿辜负男友期望。

她请求浪矢杂货店为她指点迷津。

三人建议“月兔”放弃奥运会,陪伴男友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这样的建议让“月兔”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是向往奥运会的,那是她从儿时就有的梦想,她不愿轻言放弃。

“月兔”最终选择了坚持训练,虽然最终并没有入选参赛名单,但是因为她已经用尽了全力,所以并没有遗憾。男友也在此期间去世,但他也为“月兔”能坚持梦想而感到无比欣慰。

松冈克郎大学期间选择了退学去追寻自己的音乐梦想,父亲要求克郎回家继承鱼店。克郎坚持要继续留在东京,直到实现心愿为止。

可是在东京奋斗三年后,克郎的生活依然毫无起色,克郎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具有吃音乐这碗饭的能力。

与此同时,奶奶去世,克郎回到老家,得知父亲健夫一个月前心脏病发作病倒了,父亲辛苦一生重建的鱼店随时有关门的危险,妹妹微薄的收入也无法养活二老。到底是放弃音乐,继承鱼松?还是坚持希望渺茫的音乐梦想?陷入两难抉择之中的克郎向杂货店寻求帮助。

三人建议他放弃音乐,继承鱼店。克郎决定继承父亲的鱼店时,病重的父亲建议克郎再去全力打拼一次,在东京奋战一场。就算最后打了败仗也无所谓,至少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再回东京的克郎更加全心地投入音乐,却依旧默默无闻。后来克郎在丸光孤儿院作慰问演出时,孤儿院意外发生火灾,他从火灾中救出了一个男孩,自己却因为伤势过重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多年后,男孩的姐姐小芹成为了著名的女歌手,每次演唱结束前,她都会演唱克郎的原创《重生》来纪念弟弟的救命恩人。虽然克郎在音乐这条路上打了败仗,但是他的歌却永远流传了下来。

三人在离开杂货店前,收到了最后一封咨询信,署名为“迷途的羔羊”,信中咨询自己应该怎样以稳妥的方式从公司辞职,去做一名陪酒的小姐,赚取更多的钱。

三人建议“迷途的羔羊”为了将来着想,不要再做陪酒小姐,继续做公司的工作。

女孩的回信中交待了自己的身世和想要做陪酒小姐的原因,女孩从小父母双亡,在孤儿院长大,后被亲戚收养。如今亲戚年事已高,也没有工作,只能靠少得可怜的积蓄勉强维持生活,女孩想要挣足够多的钱来报答亲戚的恩情,因此选择了陪酒,并且将来想要自己开店。

三人了解了晴美的身世后,决心帮助晴美。

他们建议晴美在未来的五年彻底掌握证券交易和房地产买卖的相关知识,在一九八五年前购买东京附近的房产,一九八六年后卖出手头的房,买进更贵的房,这样反复操作,将赚的钱投到股票和高尔夫会员证上,在一九九零年以前将所有投资脱手。九十年代以后,早早进入网络相关行业,前途将不可限量。

晴美按照信的指示买卖房产和股票,果然获得了巨大的利润,并成为了一家活动策划业务公司的社长。

多年后孤儿院院长去世,晴美听到丸光园经营危机的传闻,调查后发现:有人利用皆月院长去世的机会,暗中进行某种违法勾当,主犯就是实际掌握运营权的谷副院长。

晴美决定买下丸光园自己来经营,但是却被孤儿院的孩子们误会,以为她要买下丸光园改建成酒店盈利。

与谷副院长谈判失利后,正碰上杂货店咨询窗口复活日,晴美计划给浪矢杂货店回一封感谢信,寄信前,她顺道去了抚养自己长大的姨公田村家,此时,姨公姨婆早已去世,家中空无一人。

晴美抵达田村家后,发现家中进了小偷,小偷用毛巾胶带捂住了晴美的眼睛和嘴,并将她绑在了餐椅上,同时开走了她的汽车,汽车副驾驶上的手袋里有二十万现金和她写给杂货店的感谢信。

行窃的小偷,正是敦也一行三人,翔太因为裁员,被供职的家电商场炒了鱿鱼;幸平所在的汽车修理厂突然倒闭,随时有被扫地出门的可能;敦也在一家配件加工厂上班,因为接到总公司一份新型配件的订单,和以往的配件尺寸相差太大,敦也再三确认,对方都坚称没错,他就依样生产,结果果然出了差错,责任落到敦也头上,敦也愤然离开了工厂。

三人听说有个女社长要买下丸光园的消息,误以为女社长要将丸光园改成酒店盈利,于是决定偷这个女人的钱。

最后,三人在女人的手提包里发现了一封感谢信,发现女人正是前面写咨询信的“迷途的羔羊”,三人决定回到行窃的房子,把偷来的东西还回去,给晴美松绑,最后到警局自首。

此前,敦也为了确认杂货店连接着现在和过去,从店外往杂货店的卷帘门里塞了一张空白的信纸,发现信纸没有落进店内的纸箱,由此,他推断“现在从这家店外将信纸投进卷帘门里,就会寄回到三十四年前”。

离开杂货店时,三人在牛奶箱里意外发现了一封浪矢老爷爷的回信,信中写道:“如果把来找我咨询的人比喻成迷途的羔羊,通常他们手上都有地图,却没有去看,或是不知道自己目前的位置。但我相信你不属于这两种情况。你的地图是一张白纸,所以即使想决定目的地,也不知道路在哪里。地图是一张白纸,这当然很伤脑筋。任何人都会不知所措。可是换个角度来看,正因为是一张白纸,才可以随心所欲地描绘地图。一切全在你自己。对你来说,一切都是自由的,在你面前是无限的可能。这可是很棒的事啊。我衷心祈祷你可以相信自己,无悔地燃烧自己的人生。”。。。。。。。。。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