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观后

早上在车里听收音机,说利用康复者的血浆治疗新冠肺炎,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我猛然记起前些天看的韩国电影《流感》,里面也有这样的桥段——善良的美日用偷渡者孟瑟的血浆得以治愈,美日的血浆又最终制止了这场灾难。

电影和现实,诸多相似。七八年前拍的《流感》,很多剧情,与武汉的灾难如出一辙:病毒不期而至,传染,扩散,封城,恐惧,绝望,死亡,人类与病毒的战斗,残酷而血腥。

好的电影,在视听的刺激后,让人思考,给人回味。《流感》在展现灾情触目惊心的同时,让观者看到了人性的丑恶和美好。


有一个情节是这样的:超市里,人们哄抢,打砸,有人吐血倒地,有人恐惧尖叫。当政府下令要将超市封锁时,人人慌不择路,争相逃命。救援队员久智抱着美日冲出那个死亡的闸门,又在千钧一发之际将仁海从里面拖了出来。此时,作为顶尖病毒专家的仁海已经联系好飞机舱位,并明确告诉久智,一起走,就可以离开疫区。看久智的眼神,应该说,他是闪过一丝犹豫的。因为他知道,离开疫区,就是远离死亡。但是,那一丝犹豫也就是那么一闪,他不走,因为他是救援队员,他要打开闸门,拯救绝望的人群。情急之下,仁海说,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你是救援队员。这时候久智说了一句话——我知道啊。然后,他把车钥匙给了美日,转过身,去做一个救援队员应该做的事情。

“我知道啊。”如果你也看过这个电影,并且也关注到了这个细节,你会发现,金仁海,这个颜值和智商都冒尖的女人,在听了这句话后,她情感的天平瞬间倾斜了。作为一个单身母亲,受过骗,在这之前,对于久智献上的殷勤,她是充满防备甚至是排斥的,但是这句话,让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值得托付。

注重细节打磨是韩国电影的一个特点。小人物,寻常话,配以真实细腻的情感把握,常让人在不经意时,心底似乎被什么轻轻戳了一下,淡中有真味。“我知道啊。”久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冒出一句老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句话有来头,据《后汉书·杨震传》记载,一次,昌邑官员王密带十斤黄金,深夜拜访杨震,并说:“暮夜无人知。”杨震严词拒绝,回答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谓无人知?”王密惭愧而归。你看,往大了说,从道德认知和道德实践的层面讲,久智的“我知道啊。”跟杨震四知是可以相提并论的。但再想想,又觉得话不对味。因为,在当下的语境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已经沦为偷鸡摸狗,昧着良心干坏事的绝佳时机了。在某些人身上,道德就是一种劣质的化妆品,越是丑陋,涂得越厚。他们把道德贴在墙上,挂在嘴边。大庭广众之下,他鸿篇大论,慷慨激昂,德隆望尊,舍我其谁;暗地里,欺上瞒下是他,贪赃枉法是他,丧尽天良还是他。

电影和现实,诸多相似。

幸好,我们的周围也不缺久智这样的人,面对危难,牢记自己的本分,默默无闻,尽职尽责。“我知道啊。”在当下这场尚未结束的

灾难中,我们看到无数个这样“我”,他们是医者,他们是军人,他们是警察,他们是社区大妈,他们是一个一个普普通通的公民。

“我知道啊。”要是大家都知道,该多好!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