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魑魅】鬼脸天蛾

↑ 天蛾成虫,虽不艳丽,但因为外形硬朗、线条刚健而具有独特的美感。

很多天蛾成虫的翅展都在10CM以上,加之一对强壮有力的翅膀,使得它们飞行时看起来就像某些小型鸟类,大概正是因为天蛾有着昆虫少有的巨大体型,所以它们在最初命名的时候被和古代神话中长着翅膀的怪物联系在了一起,这个怪物叫“斯芬克斯”,传说它有三种形态,其中一种形态是人面狮身,埃及狮身人面像便是以斯芬克斯为原型建造的。

要说这天蛾,我和它们还颇有些渊源。

当我还是个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小学僧时,校门外左侧不远处有一片狭长的绿地,狭长的绿地里是一片狭长的夹竹桃。

小时候并不知道夹竹桃是个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这种植物的汁液有剧毒。当时对于夹竹桃的认知只有两点:一是这种树开花时很好看,二是这种树上住着一种身形巨大的青虫。

↑ 很多年以后才知道,”巨大的青虫“是夹竹桃天蛾的幼虫,它们也是我众多的童年玩伴之一。可惜的是自从有了单反相机,我便再也没见过幼虫时期的夹竹桃天蛾,只得找出两张几年前用手机拍下的照片给大家凑合着看看。


↑ 这几只夹竹桃天蛾幼虫生活在一间仓库旁的绿化带中,这是个危险的地方,如果被负责绿化的叔叔阿姨发现,那肯定性命难保,所以我强行帮它们搬了个家,新家安置在百米外一片无人看管的夹竹桃中。

↑ 说来也巧,十几年前我第一次遇见的成年天蛾也是夹竹桃天蛾,当时它正停在小区的红色外墙上,虽说“红配绿,赛狗屁”,但那时的它却是无比耀眼。早年除了胶卷相机,再没别的拍照设备,我也只能像只壁虎一样贴在墙上把它观摩了一遍又一遍,以致十几年过去了,我还能清晰回忆起当时的画面。

小时候并不知道夹竹桃天蛾的幼虫和成虫之间有着什么关系,但“比手指还粗的大青虫”和“身穿迷彩服的大蛾子”都是我难以磨灭的童年记忆。

后来有了互联网,我也发现了许多不错的生态图鉴网站,知道了夹竹桃天蛾幼虫和成虫之间的联系后,难免又一次感叹了大自然的神奇,紧接着我又发现天蛾科所有成员都极具魅力,尤其是一种叫鬼脸天蛾的家伙,这个名字取得比较中二,因为它的成虫胸部背面有一块鬼脸状斑纹,所以叫鬼脸天蛾。

↑ 鬼脸天蛾成虫,体型较大,翅展在10㎝以上,为夜行性,胸部背面的鬼脸状斑纹非常明显。从外形上来说,鬼脸天蛾是一种非常让我喜欢的昆虫,另外鬼脸天蛾无论成虫还是幼虫都对外界环境不敏感,无论我拍照时离得多近都不会逃走。
我丑,它瞎,绝配。

↑ 鬼脸天蛾的“鬼脸”特写,它的本意肯定不是画个鬼脸在背上并以吓人为乐,而是拟态出两枚假眼以迷惑天敌。假眼是受到众多昆虫喜爱的自我保护方式,一来可以惊吓天敌,二来可以欺骗天敌攻击非致命的身体部位,以获得逃生机会。

↑ 鬼脸天蛾幼虫,这是一个体型大到让人咋舌的胖家伙,整个幼虫时期鬼脸天蛾几乎都在不停地吃啊吃,白昼时它在温暖的日光中进食,夜幕降临后它依然在一片虫鸣蛙叫中进食。吃,就是它的童年使命,直到再也吃不下,幼虫也就膀大腰圆了。

↑ 鬼脸天蛾幼虫非常有时间观念,待它一身肥膘之时,也就是寒冬来临之际。幼虫体内储存了大量的供能物质,钻入底下化蛹,以蛹越冬,直到第二年5到7月,鬼脸天蛾成虫便破土而出,开始一段崭新的生命历程。


↑ 为了展现鬼脸天蛾幼虫体型之大,我把它请到手上来,对比体型之余还可以拍一些特写。可能它不太喜欢这样,但我保证自己的动作足够轻柔,肯定不会伤害到它,最后我也会把它放回原来的位置。


↑ 另一只肥硕的鬼脸天蛾幼虫,体长达到12㎝。顺带一提,几乎所有天蛾幼虫的手感都非常好,表皮犹如瓷器般温润,轻轻摸上一摸,哇,就像婴儿面庞一样嫩滑。


↑ 轻轻把一只鬼脸天蛾幼虫放在地面,翻个面,拍几张特写,再放回原先的枝头上。整个过程中它都保持着图上这个软萌的姿势——将前半身抱成一团,这是因为鬼脸天蛾幼虫没有行之有效的避敌方式,只能用这个姿势尽可能地护住头部,然后听天由命。啊,莫名萌。

我们可以看到鬼脸天蛾幼虫的口器比较发达,这也是它大量进食的必要条件,强有力的口器可以让它轻松嚼碎叶片,在它头部正面甚至能看到残留的植物汁液,想必它的吃相并不文雅。

↑ 鬼脸天蛾幼虫头部侧面特写,眼位于红箭头所指位置,两侧各有单眼约5枚。


↑ 鬼脸天蛾幼虫尾突特写,目前我见过的所有天蛾幼虫都有这个构造,但我不太明白这个器官有什么作用,还望知情人赐教。

↑ 这是我遇见的第一只鬼脸天蛾成虫,在这之前我只在图鉴上看过它们并且十分期待与鬼脸天蛾的第一次见面。

这只鬼脸天蛾有些年老色衰,鬼脸斑纹已经脱落殆尽,当时并没有发现这就是我翘首以盼的鬼脸天蛾,只是心想“哇,这么大一只蛾,没见过,先拍下来吧”。

把镜头对准它,扭动对焦圈,一张模模糊糊的“鬼脸”慢慢呈现在取景器里,那一刻的兴奋程度实在难以形容,要不是一旁有同行的伙伴,我肯定会像个疯子一样手舞足蹈起来。

↑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


↑ 距离第一次与鬼脸天蛾见面已有一个多月,然而从第二天开始我就期待着下一次见面了,可惜鬼脸天蛾数量不多,可遇不可求。

某天路过一棵歪倒的大树,树干上有一张巨大的蛛网,网的主人是一只巨大的络新妇蜘蛛,我抬头仰望络新妇,目光扫到树干上,于是看见了人生中的第二只鬼脸天蛾成虫。

它静静停在树干下方,体色和树干融为一体,好在我视力不错,侥幸发现了它。

↑ 很快我就意识到它停的位置太高了,我173的身高加上60mm微距镜头不可能近距离拍到它。
这可是一只外观毫无瑕疵的鬼脸天蛾,而下一次遇见它们不知要等到何时,如果不能近距离拍上一张那实在有些可惜,真是急煞我也,我甚至考虑要不要跳起来拍,在距离地面最远时按下快门,当然最后没有采用这个方案,因为这实在很蠢。

还好,环顾四周之后发现了一节截断的树干,我把树干拖过来,站在上面踮着脚拍了这张照片。很幸运,遇到一只如花似玉的鬼脸天蛾,也没把自己摔死,又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 一张标致的“鬼脸”,和八十年代经典小游戏“吃豆人”中的小鬼非常相似。


↑ 鬼脸天蛾成虫侧面特写。前、中足抓握能力较强,可以附着在各种植物表面。复眼发达,但对周边环境不敏感。

↑ 鬼脸天蛾成虫腹面特写,腹部极肥大,犹如人类的啤酒肚。鬼脸天蛾成虫已经学会了克制自己的食欲,不再毫无节制地大吃大喝,偶尔可以看到它们停息在破损和腐烂果实上吸食汁液,腹部中大量的供能物质大多基本都是幼虫时期储存下来的。


↑ 又一只人老珠黄的鬼脸天蛾,“鬼脸”只剩轮廓,翅上的鳞也大量脱落。

↑ 鬼脸天蛾成了哭脸天蛾,虽然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但也别有一番韵味。生老病死无法逃避,只能坦然面对。 来源:刘昭宇发表于南粤野趣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