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推荐:穿越百年中东

中东那片神秘的土地,曾经富饶宽容,宗教文明的发源地。如今,战乱难民恐怖成为了关键词。如此复杂矛盾,石油是罪魁祸首吗?如何能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朋友,敌人,利益,说不清楚的关系,他们和平的春天还很远吗? ——题记

耶路撒冷的神秘,犹太人的富有总让我很好奇。这些年的战争也都来自那里,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去年看到的叙利亚难民几岁的孩子溺死在沙滩上的照片,至今还在脑海中。从小就听说的巴以冲突一直不断,那么,中东地区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世纪都无法解决?曾经的宗教文明起源,如今孕育了四代恐怖组织,他们经历了什么才会有如此的演变?带着这一系列的问题我翻开了俞敏洪老师推荐的书《穿越百年中东》。

这本书看得我很累,书中介绍的宗教组织繁杂庞多,尤其是各种名字都不熟悉,有些甚至第一次听说,给我的理解也增加了一些难度。另我震惊的是他们信仰相同,形式稍有不同,或者教义上有差异,就会衍生出很多不同的派别,内部也会各种争权夺利,与别的信仰更会互相残杀。不仅如此,西方势力的持续干预,并没有起到好作用,反而使中东地区越来越麻烦,距离和平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这本书的作者郭建龙,曾经是《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后来成为独立作家,把多年的沉淀伴随着旅行的脚步变成一本本书,这本书是他2016年的作品,之前还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三千佛塔烟云下》、《骑车去元朝》、《一以贯之》和《势在人为》。2017-2018两年他出品了《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和《中央帝国的哲学密码》。第一次记接触他的书,光看到书名,就有想读的冲动。

作者2014年穿越中东的时候正好赶上叙利亚的战争,埃及的总统换届,他很勇敢,为了自己的目标可以这样拼命,不知道他的家人是如何做到这样支持他的。如果他没有活着回来,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吗?狭隘的我总是不会做成什么大事。如今的他还在以文化、政治、宗教和经济的视角游历和观察世界,这本书就是游历产物之一。沉下心来,如果我是记者,有危险却能拿到一手资料,或许,我也会选择向前。这又让我想起当年的水均益在伊拉克开战的那天想尽办法违反命令留下,可惜,最终还是撤了出来。当他与闾丘露薇擦肩而过的时候,水均益流下了眼泪。她成了唯一华人记者现场报道了巴格达战争。热血男儿,战死沙场也是英雄。为了目标,宁可搭上性命,说明是真爱。这种书,买回来很值得。

本书一共分八章,从历史上的奥斯曼帝国开始讲起,介绍了黎巴嫩,土耳其,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伊拉克,科威特,沙特,埃及和叙利亚。作者刚开始介绍宗教派别的起源,看起来真是很枯燥。而且这些派别在这些国家中还错综复杂得互相关联,不断地发展和演变,真是一团乱麻。好在,作者有一条明细的线,加上我心中对ISIS,圣战,拉登,斩首,真主党,穆斯林,阿富汗塔利班,基地组织的好奇和害怕,终于看完了这本书,让我对中东地区有了简单直观的了解。真不是一般的复杂。

作者在书的引子中就讲述了他在黎巴嫩贝鲁特的见闻。所有的和平都是假象,一条街被宗教组织真主党控制,与你擦肩而过的行人或者小商贩秒变战士。尽管富豪们还是会在豪华俱乐部醉生梦死,他们喝的一瓶酒就可以够门童一年的工资。贫富差距这么大还充斥着各种阴谋诡计,全世界的政治势力都汇集在这座小小的城市,如同二战时期的卡萨布兰卡。既然这里是世界情报交换的中心,那么,与作者同住的两个马麦德,当然不是真名,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作者猜测一个要去叙利亚参战,一个是ISIS的圣战战士。他们对作者都很好。看起来,他们也有善良的一面,也不都是杀戮。

原来以为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在中东完全不成立。没有朋友,只有既得利益。尽管他们有石油,本来应该很富有,可惜被多年的内战,侵略,反侵略和宗教战争撕扯,大批难民。叙利亚是继伊拉克之后又一个牺牲品:西方和沙特支持叙利亚政府反对派,充满了大量基地组织的人。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打击基地组织,但在叙利亚,美国为了打击总统阿萨德,却把武器送给基地组织。听上去很荒唐,但这就是事实。像这种情况还有巴解组织。明明美国和伊朗是宿敌,但在以色列问题上,美国不得不跟伊朗站在同一边。

叙利亚战争中,因为俄罗斯可以使用其军港,立即选择支持叙利亚政府,提供武器装备。伊朗支持的真主党也加入战团支持政府军。俄罗斯和中国还在联合国阻滞了对叙利亚的制裁。而西方在美国的带领下支持反政府武装,这些武器使得叙利亚的战争迅速升级成了大屠杀,变成了无理性战争:本来是要推翻暴君统治,但是,反政府武装却签署了退出协议,没有能力把暴君赶下台。但是,产生了大批的难民。

可怕的是中东各国需要难民,有些国家居然可以利用这些难民来搞事情!谁也不愿意接受他们,完全忽略了难民的人权,甚至会屠杀难民。而这一切发生的时候,美国和西方国家选择把脸转过去,装作没看见。

再来说说我一直同情的犹太人,当年被驱赶,二战时又被无情屠杀。他们想在发源地建立自己的国家以色列。美国和西方国家是同意的,但是整个中东是反对的。这也是中东地区的一个大毒瘤。而这需要追溯到100年前,奥斯曼帝国解体的时候,英法很随意地设定了国界线,中东解体成了一地碎片。当时各国的边境线没有考虑到宗教问题,也没有考虑到人的民族问题,以英法为首的西方国家按照自己的喜好瓜分了这片地区,这是中东战乱最频繁的主要原因。

中东地区的石油是最大的争夺目标,也是美国和西方频繁插手的主要原因。这些国家的参与,使这地区更加混乱。最失败的是100年前,英国强行制造出来的伊拉克。萨达姆属于人口少数逊尼派,其政权以压榨多数人什叶派和库尔德人为基础。从历史上看,逊尼派一直比什叶派富裕,但是什叶派总是人数众多。当年,美国和西方各国都支持萨达姆打伊朗,卖武器给他,贷款给他。对于他大规模使用化学武器,装作没看见。战后,巨额的贷款和石油产量的降低拖垮了萨达姆,他只能铤而走险去侵略科威特。美国不干了,发动了海湾战争。终于处死了萨达姆之后,在美国的扶持下伊拉克建立了新政府,遗憾的是十几年过去了,期待的和平稳定根本没有,反而变得更乱。奥巴马在任期上对国内没有什么贡献,但是对中东问题他很消极,担心再让美国深陷中东危机的泥沼,美国采取观望的态度,西方也按兵不动。就在这权力的真空期,恐怖组织猖獗。

从2001年的基地组织袭击美国制造了911之后,2014年叙利亚叛军中一支叫做ISIS的武装力量突然出现在伊拉克境内,攻城掠地,大肆屠杀,西方曾经支持的武装力量变成了第四代宗教极端组织。基地组织并没有想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底线是针对外教的圣战,不伤害本教平民。而ISIS已经全然没有底线,他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新的逊尼派国家推行教法。他们与叙利亚本土的努斯拉还不同。努斯拉是为了推翻阿萨德政权。从属于基地组织的两个组织也因此分道扬镳。这些组织使用的武器都来自美国和西方,他们都曾经受到过支持。如今,这些恐怖组织反过来针对了全世界。

埃及这些年想走民主的道路也磕磕绊绊。革命推翻了统治埃及30年的穆巴拉克总统,可惜的是埃及革命的年轻人太不成熟,没有能力建立起一个民主的国家。而根深蒂固的军方干政的马木留克传统再次让军人当政。可惜的是,每个领导人都有私心,都想传位于自己的儿子,变成世袭制。但是,这与马木留克的传统不符。于是,埃及也在挣扎。最可惜的是政府不监管了,很多人进入古老的博物馆偷窃,一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皇家儿童木乃伊都遭到了破坏。

目前,只有最保守的沙特没有经历内战。沙特是君主制非民主。但他也不想伊拉克独大,于是主动向美国开放领土建设军事基地。这成为沙特的污点,引狼入室。战争结束后美国也不撤军。

中东原来是一个帝国,相安太平,自从知道了地下蕴藏着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后,他们的争端不断。如果仅靠他们自己的力量,或许能找到解决方法。可惜的是美国和西方要控制石油,提供武器,希望他们成为民主自治的国家。俄罗斯和中国倡导的政治哲学是民主不是国家发展的最重要条件,社会稳定更重要。大家普遍认为在中东地区存在着一条隐秘的石油通道,一头在伊拉克库尔德的产油区,经过与土耳其的链接进入地中海,再利用油船送到以色列,以打破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的石油封锁。果真如此,西方国家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中东自己去解决家事的。那么,是否真民主就不那么重要了。全世界都没有想好如何处理中东问题。

作者也承认他只能观察中东问题,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提不出化解仇恨和冲突的方法。中东的未来还有战争。作者写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叙述真实的世界,让读者知道地球上正发生的事去思考,不再根据自己的想象构建世界。

民主与稳定本不矛盾,在中东却变成了难解的选择题。贫穷落后,宗教信仰,政治经济,似乎所有元素都无解,更何况人权!我只有祝福。中东的春天一定会来! 摘自:昕海读书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