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时期的动物间谍

动物界的“詹姆斯·邦德”

在东欧某国的首都,一只羽毛黑得发亮的乌鸦落在一幢气派的公寓楼的窗台上。乌鸦在窗台上来回走了几趟,之后便飞走了。在窗台的另一边,房间里的人正在专心地翻阅文件,偶尔喝几口放在桌上的伏特加。窗台上有个不起眼的灰色小石板,应该是从哪栋房子的屋顶上掉下来的。然而,如果房间里的人知道那块小石板来自美国中情局司令部,他们一定会错愕不已。小石板的中间有个小洞,里面塞着一个电子发报器,足够把房间里的谈话内容发送出去。刚刚落在窗台上的也不是普通的乌鸦,它是美国情报局训练有素的“情报员”,就是它把小石板放在窗台上的。

20世纪60年代,美国阿肯色州温泉市有好几处旅游景点,智慧动物园是其中之一。在普通的假日里,父母会带着孩子到动物园里观看各种动物表演——小鸡打篮球,金刚鹦鹉骑自行车,小猪弹钢琴。孩子们在观看的过程中不断地尖叫,因为这些动物实在太聪明了。当时,其它很多主题公园或电视节目中都有类似的动物表演,然而温泉市的动物却略有特殊,因为这些动物们被训练去做一些本来应该人类去做的事情。

因为战争,那些训练家禽跳舞的人与美国政府签了合同,专门负责训练动物,让它们去完成一些情报工作。他们训练乌鸦去某个地方放置或取来某样东西,让鸽子通报敌人的埋伏,让猫咪窃听人们的谈话。

让动物在军事情报中完成任务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但在20世纪60年代,心理学家BF斯金纳的两名学生以及海军海豚先驱计划的第一任培训主任鲍勃·巴利的出色工作开创了动物间谍的新纪元,巴利训练过海豚,让它们去侦察潜水艇,他还发明了“鸟脑”,即一种仪器,可以让人类与小鸡玩画“连城”的游戏。 (其中一个仪器收藏在史密斯森美国历史国家博物馆。)他们训练出的动物似乎都成了詹姆斯·邦德。

训练动物的真正灵感来自于BF斯金纳。他是继佛洛伊德之后20世纪中期最杰出的心理学家。斯金纳使“操作性条件反射”这一理论得到广泛认可。这种理论认为,反应并不完全来自于原始的生理反射,而是要让动物(包括人类)能根据环境的暗示,自愿地去做一些事情。斯金纳写道,当“有一定的结果,才会有某种行为的产生。导致一定结果的规律能改变生物的条件反射,使它们在将来重复某种一定的行为。”

斯金纳在哈佛大学的鸽子实验室名垂青史。他训练的鸽子为了得到食物,会去啄规定好的按钮。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斯金纳得到一笔防御基金,专门用于研究让鸽子来为导弹导航。鸽子被放置在导弹发射装置的一个孔里面,它们啄动某些按钮,就会启动发动机。但这种方法并没有在实际中应用过。

从实验室到动物行为研究公司

斯金纳的实验吸引了他的两名学生,凯勒·布里兰与他的妻子玛丽亚。他们于1947年离开斯金纳的实验室,在明尼苏达州成立了动物行为研究公司。

布里兰夫妇训练小鸡及其它动物,并将业务不断扩大,从动物园到主题乐园,甚至包括一些电视节目中的动物表演。他们训练了一大群动物,专门用来拍摄商业电视广告,他们训练的巴克兔成为银行广告中的主角,这段广告在20年里被反复播放,创造了播放的最高纪录。 1955年,他们在阿肯色州温泉市开了一家智慧动物园,在那里,游客们可以付费观看斯金纳“操作性条件反射”理论的实例,还有浣熊打篮球等表演。

布里兰夫妇不仅成为了美国知名的商业动物训练师,而且在学术期刊上发表观察文章。无论是迪斯尼公司,还是佛罗里达的水族馆,都少不了来自布利兰夫妇的建议。他们还应邀去位于加州中国湖的海军空中武器基地演讲,内容是训练海洋哺乳动物,让它们在防御军事中发挥作用。这是一项由鲍勃·巴利负责牵头的海军研究项目,位于莫哈维沙漠西部边缘的中国湖(19世纪70年代,一批中国劳工脱离附近山区的一个采矿公司,在一个干涸的湖床边上定居下来,中国湖因此而得名),既无水源,更没有海洋哺乳动物,但在这个新颖的计划中,没有人觉得荒谬。

中国湖的项目并不是巴利第一次在沙漠中开展他的工作。作为一名20世纪50年代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毕业生,他首先在药学院找了一份工作,主要是收集动物并给它们拍照。巴利取得了科学学士学位后,成为一名业余的动物行为专家。在军队的525军事情报旅努力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又回到了加州洛杉矶分校,成为医学院的一名研究人员。一天,他看到招聘海军新海豚计划的培训主任的广告。这项海军新计划着力于研究训练海洋哺乳动物的新方法,让它们能够完成一些任务,包括侦察、寻找丢失的工具和清除地雷。他申请了这项工作,而且成功了。很多专家都参与了这些计划的讨论,如英国人类学家格雷戈里·贝特森和布里兰夫妇。巴利在开展研究的过程中,有一项秘密的训练计划,就是在海洋中寻找探测可以执行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他逐渐发现来自于中国湖的研究指导并不正确,因为相比于智力方面,它认为心理学更重要。巴利说,“我很快就能知道动物在哪些领域更能发挥它们的作用,然而参与项目的专家们,他们却想与海豚’讲话’,当然,这只是玩笑。”

1965年,巴利加入了位于温泉市的布里兰动物行为研究公司。然后他觉得自己进入娱乐圈了。他说:“策划,布景,学习怎样写演出台词,这些都很容易。”动物行为研究公司有50多名员工,有完善的动物训练计划。巴利说:“我们的训练指导书装满了文件柜的抽屉,你想让金刚鹦鹉骑自行车吗?训练师就会去前台,让秘书找出骑自行车的训练指导书。她们会问你是凤头鹦鹉还是金刚鹦鹉,因为它们是不一样的。”

会窃听的猫的模型。

让动物明星上战场
当时该公司还有一项新的副业——好几个政府机构,如中情局、阿伯丁试验场、战争实验室等, 都来向公司寻求建议及合作的可能。巴利说:“他们希望我们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这就是冷战时期特有的状况。”

说起西部的渡鸦,巴利觉得自己好像在谈论詹森·伯恩(电影《谍影重重》的男主角)。 “它经常独自行动,并且出色地完成任务。”西部渡鸦善于识别图案,它们能学会对不同大小的同一物体作出反应。如果有一张大桌子与一张小桌子, 人们可以让它学会总是选小的桌子。它们也能带上很重的东西。无论比较重的东西是包裹,还是文件夹,它们都能带上。渡鸦能用嘴衔着那么重的东西,普通的鸟是不可能做到的。它们也可以学会打开文件柜的抽屉。 20世纪90年代中情局科技服务处的罗伯特·华莱士说,让动物从事间谍活动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动物能去人没法去的地方,并且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不过,虽然动物能被驯服,但是需要反复地驯服。动物驯服的过程是持续的,需要长期投入的,这点非常重要。

海豚在冷战时期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一份1976年中情局的解密文件中记载了海军专业海豚的训练,苏联对美国的系统进行了评估并效仿, 并且有可能制定了相应的对策。

位于马里兰阿伯丁的军事实验室在1972年发布了一篇报告,名为《节肢动物充当个人侦探》。这份报告阐述了关于对“利用昆虫感知能力来侦察敌人”的可能性研究,臭虫、蚊子与壁虱是这篇报告的主角。最终科学家们把虱子排除在外, 因为在前期的试验中,这些虱子只是毫无目的地乱爬一通。不过科学家对四纹按蚊( 蚊子的一个类别) 抱有一定的希望,因为它们通常是不动的,当有人靠近时它们才会飞走,因此蚊子可以用来发现在黑暗中靠近的人。

巴利说,在他最初参与训练动物的计划中, 很多人认为有一些动物应该是没法被驯服的,比如猫。猫被驯化的历史要比狗短,驯化程度不如狗, 巴利却认为猫是“绝对可以被驯服的”。

在被巴利称之为“聆听声音的小猫”的计划中, 他们将收听装置安在了猫的身上。有一次中情局要获取一位亚洲首领的情报,在该首领与助手长时间的策略讨论中,猫儿们就在讨论场地内外踱步,以获取情报信息。这个案例应用的理论就是, 附近走来走去的动物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在1989年的一次火灾中,动物行为研究公司的材料都被烧毁了,根据《信息自由条款》,巴利要求查询一些关于训练动物从事情报工作的资料,但是中情局拒绝了他的请求。因此关于猫的训练项目,只能从中情局官方记载的一份《关于被驯服的猫的观点》的报告中略知一二。这份材料肯定了“猫的确能够被训练成在小范围内来回走动”,但报告同样总结说,“对于我们需要高度细致的任务来说,这项训练猫的项目并不切实可行”。

在20世纪60、70年代,当人们在智慧动物园里观看小鸡跳舞时,巴利与他的另外几个同事在附近的场地上训练其它的动物表演。他们有270 英亩的训练场地,还建造了各种主题城。巴利没有透露他们的客户是谁,不过根据图片场景显示,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水门酒店就是其中之一。客户对他说,“我们想进这个房间。你能否让渡鸦去那里放一样设备,而且我们能听一下吗?”巴利表示可以,并用激光棒让渡鸦找到了那个房间。

这么多的动物训练项目是否应用到了实际场景中呢?巴利曾说:“我们让渡鸦去了恰当的地方, 也让猫去了恰当的地方。通常是用外交邮袋带过去的。”他说他曾经把一只渡鸦带上商业航班, 这是违反规定的,“渡鸦呆在前排座椅的地图袋里, 每隔一会儿,渡鸦都会发出声音。”

智慧动物园,一只受过训练的兔子在给孩子们拍照。

动物间谍的隐退

训练动物这一项目最终不了了之。 1975年美国成立了相关组织,专门调查研究情报机构的情报获取方式,包括中情局。在这样的背景下,动物行为研究公司决定结束他们的动物培训工作。 1990年,智慧动物园表演了最后一场小鸡画“连城” 游戏。

巴利后来说他从事过的动物培训工作现在已经过多地介入了科技手段:“如今,你只需让人拿着一根红外线激光棒,然后收集一些零星的话语,就能毫不费力地听到他们的谈话。根本不需要猫的协助。”

但巴利并没有放弃。他后来曾经在欧洲的安全机构工作,通过声音标识来培训狗,让它们完成很多安全工作。他说:“狗上下楼梯的本领是一流的,毕竟它的进化时间已经足够长了。”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