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是唐玄宗的宠妃,深受恩宠,杨贵妃入宫后,她结局如何

世人道:唐玄宗独宠杨玉环,甚至为她打造盛大的华清宫,但事实真的如此吗?作为一个皇帝,唐玄宗是否真的一心一意呢?

自古帝王多薄情且花心,后宫佳丽三千,尽管杨玉环再美再独特,唐玄宗也必然不会将自己的注意力只放在她一个人身上。

我们今天要介绍的这位女子名为江采萍,号梅妃。至于“采萍”这个名字的由来,有两种说法。一种是父亲以《诗经·召南》里《采苹》一诗的题目为女儿名字,对她期望甚高。 另外则说父亲根据《古诗十九首》中的《涉江采芙蓉》一诗给女儿起名。

她曾经是杨玉环在入宫前,最受唐玄宗宠爱的妃子。杨玉环在初入宫获得圣宠时,对这位梅妃也曾有着深深的忌惮,用我们现代话说,梅妃是杨玉环在后宫最大的情敌。

如果说杨玉环是唐玄宗心口上的朱砂痣,那么梅妃江采萍一定是唐玄宗的白月光了。江采萍出生于医道世家,她从小聪明伶俐,深得父母喜爱,而江采萍的父亲江仲逊是远近闻名的医生,老来得女,江仲逊耐心的教导女儿,最终江采萍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才女。

少女时期的江采萍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当地的人们都知道,江家有一位出色的女儿。

纷纷感叹道:“不知谁家儿郎有此福气,能够娶得采萍为妻,真是三生有幸啊!”

江采萍非常喜爱梅花,甚至身上都带着梅花的清香,而她本人的性格也如梅花一般,柔中带刚,高雅娴静。

伴随着武惠妃的突然离世,唐玄宗痛失宠妃,悲痛欲绝。而太监高力士为了讨好唐玄宗,决定南下为唐玄宗挑选美人,到了闽地后,探听到江家有女清丽绝世。于是以重礼相聘,携江采萍回长安。

《梅妃传》记载:“开元中,高力士使闽越,妃笄矣。见其少丽,选归,侍明皇,大见宠幸。长安大内、大明、兴庆三宫,东都大内、上阳两宫,几四万人,自得妃,视如尘土。宫中亦自以为不及。”

虽然当时唐玄宗的后宫有上万嫔妃,可个个浓妆淡抹,庸俗不已,玄宗早已失了兴趣。可当高雅娴静,淡妆素裹的江采萍来到宫内之时,犹如一缕清风,深深地吸引着唐玄宗。

江采萍不仅容貌秀丽,而且擅乐器、晓歌舞,喜爱梅花,很快得到了唐玄宗的恩宠,不多久便被册封为“梅妃”。唐玄宗眼见江采萍如此喜爱梅花,甚至还戏称江采萍为“梅精”。不但如此,唐玄宗还命人在宫中各处种满梅花,为梅妃建立了“梅阁”,“梅亭”,可见其恩宠。

《梅妃传》有载:淡妆雅服,而姿态明秀,笔不可描画。性喜梅,所居栏槛,悉植数株。

一时间,这位初来乍到的梅妃获得了唐玄宗的专宠。转眼间,数年过去,梅妃早已经宠冠后宫。可是帝王的宠爱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咸宜公主的婚礼上,唐玄宗对寿王妃杨玉环一见倾心。经数番周折过后,唐玄宗终于得偿所愿,将美人杨玉环纳入了后宫。

自古帝王多无情,哪怕是放在唐明皇身上,亦是如此。唐玄宗将杨玉环纳入后宫之后,不理国事,终日与美人作伴。

梅妃知情后赠诗:撇却巫山下楚云,南宫一夜玉楼春。 冰肌月貌谁能似,锦绣江天半为君。

诗中大意是说杨贵妃不顾人伦、抛弃夫君寿王、攀附公公,又形容杨贵妃如月般圆硕(微胖)、却自信引诱皇帝,不理朝政…

杨玉环听闻后,甚为不悦,多次进言陷害唐玄宗,设法将梅妃打入冷宫。一年梅花绽放之季,唐玄宗似乎有些惧怕杨玉环,趁杨玉环不在,便邀请梅妃赏梅,却被下人告知,杨玉环不请自来,唐玄宗大怒,一气之下将杨玉环赶回娘家。

后来又有一次去梅妃的寝宫,然而被杨玉环发现,这位尊贵的帝王,居然抱着梅妃,躲了起来。从那以后,梅妃便知晓,自己在唐玄宗心中的地位早已不复存在。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嫁入帝王家,身在后宫,着实令世人感叹。

至德元年,当时适逢安禄山、史思明发动叛乱,史称“安史之乱”。唐玄宗带着杨玉环以及一干近臣、士兵仓皇出逃,此时的他根本想不起来那位在后宫独居的梅妃。而梅妃为负心的玄宗保住清白之身,不让叛贼污辱,最终投井自尽,性情至真刚烈。

在叛乱平定后,唐玄宗试图派人寻找梅妃,但始终无果,最终唐玄宗作诗一首《忆梅妃》:“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不御得天真; 霜绡虽似当时态,争奈娇波不顾人。”

唐玄宗甚至在睡梦中的时候,还对梅妃魂牵梦萦,为了对梅妃表示纪念与惋惜,唐玄宗亲手为她写下祭文:“妃之容兮,如花斯新; 妃之德兮,如玉斯温。 余不忘妃,而寄意于物兮,如珠斯珍; 妃不负余,而几丧其身兮,如石斯贞。 妃今舍余而去兮,身似梅而飘零;余今舍妃而寂处兮,心如结以牵萦。”

梅妃得宠时,没有依仗唐玄宗排挤其她妃嫔,没有结党营私、祸国殃民,而是自律、明理和大义。曾以自己的品性和贤德影响着唐玄宗,规劝要以太宗为榜样,让玄宗以德治国,保持着开元盛世。

即便被玄宗抛下外逃,她为保住清白,避免落入贼人之手,惨遭侮辱,选择投井自尽,可见其性情。不知道这样一位奇女子,是否会悔恨曾经委身于后宫,红尘滚滚?

参考资料:《梅妃传》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