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行:日本动漫如何刻画妖怪

日本人的自然崇拜与日本动漫中的妖怪学。今天是中元节,俗称鬼节,东亚传统观念认为是众鬼出游人间的高峰。

妖魔鬼怪的概念,起于古人对未知世界的想象,也源自对先祖亡灵的崇拜。数千年来,关于它们也留下了无数文化的痕迹,比如《山海经》中千奇百态的妖,《搜神记》中形形色色的鬼……在动漫内容中,也有非常多的妖魔鬼怪的踪影,特别是日本的《千与千寻》《龙猫》《夏目友人帐》《虫师》《犬夜叉》等作品,都刻画了很多经典的形象。

三文娱接下来就基于周英的《怪谈:日本动漫中的传统妖怪》一书,简略讲讲日本人是如何“讲鬼故事”的。

一、日本妖怪的六大分类
1)天生异物类

河童、鬼族等等天然生成、没有经过修炼或者变化的妖怪。他们生来就不同于人类、有天然的法力和独特的生活习性,属于别的种族。

2)半神类

由神灵蜕变分化但身上还保留着神性的妖怪,它们往往还拥有一些神的法力,在特定的时刻和场合会像神一样保护或者惩罚人类,比如天狗、海坊主。

3)人形类
那些幻化成人类模样的妖怪。有的幻化成年轻男女或老人,也有的以小孩的样子出现。比如座敷童子、山男、山姥、雪女、桥姬、鬼女红叶、山女郎、蛇女房、蜘蛛女等等。

4)动物、植物和物品幻化类

比如“枪毛长”,曾经是一把被武士用过的长枪,武士去世之后它不甘被闲置而幻化成了全身长满赤红毛发、手持长枪的妖怪。

5)自然类
风暴、地震等自然现象也投映在日本的妖怪文化中。比如“地震鲶”,平时一动不动,只要它一动,就预示着地震即将来临。与火有关的妖怪非常多,比如不知火、古战场火、青鹭火、提灯火、墓之火、火消婆、油赤子、丛原火、钓瓶火、凤凰火、姥姥火等等。

6)灵魂类
幽灵、生灵、死灵,还有“附身妖”的传说。

二、日本动漫的妖怪学

在日本,妖怪早已是人尽皆知的题材,并不仅仅表现在水木茂、今市子、高桥留美子、冈野刚等人的漫画和宫崎骏的电影中。这些人对妖怪文化有很深入的研究,水木茂还出版过《妖怪学讲义》。但事实上,一些看似与妖怪毫无关系的动漫中也时时出现妖怪的影子,妖怪文化对日本人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1922年出生的水木茂,被称为“日本妖怪漫画的鼻祖”。他二战中应征入伍还在战场失去了左手,但战后在小学馆《少年Sunday》和讲谈社《少年Magazine》连载了《鬼太郎》、《河童三平》等漫画,前者多次翻拍为影视剧并改编为电子游戏。

水木茂很注重“与妖怪相遇”,往返于世界各地,去传说故事的诞生地体验“妖怪生活的环境”。比如在编著《中国妖怪事典》时不仅查阅了《山海经》、《搜神记》、《封神榜》、《西游记》等名著,还亲自到访中国。

根据周英在书中论述,《鬼太郎》这部漫画作品之所以经久不衰,并不仅仅是因为它以妖怪为主角,还因为水木茂在讲述妖怪故事的同时鲜明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思想,不是把妖怪当做哗众取宠的噱头,而是真的用画笔赋予妖怪以生命。

水木茂显然对妖怪文化有很深的怀恋,也对现代文明有着很深刻的审视和批判。《鬼太郎》中常常有因人类的肆意妄为侵扰了妖怪,而妖怪在复活之后给人类世界带来灾难的情节。日本妖怪很大一部分是因怨念凝结而生,水木茂常常对它们表示理解同情还有对失落的妖怪文明的惋惜。周英认为,日本人对待妖怪是充满善意、温情的,不仅很真诚地信其有,还头头是道地描述每一种妖怪的来历和特点,对他们的行动也有很细腻、很人性化的解释。比如说,作恶的妖怪不是生来就很坏,只不过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或者是受到了诱惑,才被迫做了有破坏性的事。

日本的妖怪作品还浸润着古朴的哲学和思想,比如提醒人们勤勤恳恳努力而不能图谋不轨,比如对亲情友情的依赖和信任。甚至有对孩子的劝诫和对家长的奉劝,比如提醒孩子们不要沉迷于游戏而疏于对身体有益的活动,比如提醒父母们不要因为望子成龙而对孩子过于苛责严厉。有时还会借妖怪之口表达对日本人的戏谑和反思。

三、妖怪与日本文化

1)《千与千寻》中的妖怪与日本“汤文化”

日本动漫在将人的意志和价值观赋予妖怪之外,还会将妖怪与日本文化紧密结合。吉卜力《千与千寻》中的汤婆婆,是宫崎骏依照欧洲童话Krabat塑造的,也参考了民俗学者小松和彦写的《神隐》。

而千寻的成长发生于浴场,她无意间闯入的地方。日本的“汤”(也就是浴场)有着文化的意味。在这里千寻洗去了性格中的弱点——冷漠、爱抱怨、软弱等,露出了性格中闪闪发光的可贵之处——善良、真诚、正直、坚韧、勇敢,超越性格中的弱点,走向成熟、获得美好生活,这么重要的蜕变在浴场中完成。

除了这一隐喻和代入,宫崎骏还把人间浴场的情景改善放大之后,借助奇丽细腻的想象将其搬到了妖怪世界,浓墨重彩地描绘了一幅“妖怪泡汤图”。那位满身污泥浊物、恶臭无比、被误认为“腐烂神” 的河神,经过了药浴的清洗,又在大家的帮助下清除了污秽,显现出原来的样子,显露出原本的神性。“无面人”(无脸男),也是在吐出了体内的浊物之后,才结束了贪婪、凶残的吞噬,恢复了清净纯粹的本性。

2)妖怪动漫与日本人的自然崇拜

宫崎骏的另一部作品《龙猫》,也不是他自己凭空想出。日本自古就流着“TOTORO”的传说:乡间有一种叫做“TOTORO”的精灵,从远古时代起它就住在森林的深处,却从来不在人前露面,只有心地纯洁无瑕的小孩子才能感觉到它的行迹。

《龙猫》另一个侧面是它的神圣和庄严,比如那棵巨大的楠木。在日本,树木本来就被视为神灵的栖息之所,也是人们用来雕刻成神像、佛像的主要材料,树木在人们的眼里是带有一定神性,日本人对对森林和树木的崇拜,从远古延续至今,日本神道教的基本点也是对生命的崇拜。电影中的森林精灵龙猫,则是温馨可爱和神圣庄严的统一体。

还有《犬夜叉》,在穿插现代元素添加少男少女漫画色彩之外,传统妖怪文化占据了很大分量。比如贯穿整部作品的“四魂之玉”,就包含了东方传统哲学中众生平等、人与自然要和谐共处的观念。所谓“四魂”,意思是说世界上的人类、动物、树木和石头都是由荒魂、和魂、奇魂、幸魂四个灵魂所组成。在日本还有稻荷崇拜,猫也是非常有灵性的动物,这里限于篇幅不展开。

3)《吸血鬼猎人D 》中的东西方妖怪文化
日本动漫除了刻画源自中国的东方妖怪,也不时出现吸血鬼、女巫、狼人等西方妖怪。在某些作品中,东西方妖怪处于对立面,比如《咯咯咯的鬼太郎》中吸血鬼、魔女、狼人、木乃伊、美杜莎等,个个心狠手辣、身手了得,最终仍败在鬼太郎和他的伙伴们手下。

在日美联合或一开始就有计划要进入西方市场的作品中,西方妖怪也有了更多的特色。比如《吸血鬼猎人D》,日美共同制作,担任导演和编剧的是川尻善昭,他的《妖兽都市》和《兽兵卫忍风帖》都有着凌厉无比的风格。

《吸血鬼猎人D》中的西方“妖怪”吸血鬼,有了更多的挣扎:刚刚变成吸血鬼的人在心底还保留着人性,他们不想杀人,但吸血鬼的本性却让他们在对鲜血的渴望中苦苦挣扎。他们会发现自己必须依靠吸取周围人的血液维生,而人类对吸血鬼的恐惧和伤害,往往成为他们杀人的导火索。他们有时候是在人类的逼迫下,才不得已做出伤害人类的事情。不过,悲剧并不等同于绝望,这部电影虽然充满悲剧色彩,却仍然有一个光明而温情的结尾。

以上内容,基本都摘自周英的书《怪谈——日本动漫中的传统妖怪》,有兴趣进一步了解妖怪日漫的,可以购买该书阅读。

文章来源:三文娱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