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沟祈雨文化习俗

石虎沟祈雨文化习俗

——建议旧屯满族乡石虎沟村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

旧屯满族乡石虎沟村,坐落在隆化西川的滦河北岸,天鼓山麓,这里历史悠久、山高林密、沟谷纵横、物产丰富,最高峰天鼓山主峰南天门,在东经117,北纬41,海拔1423米。村域平均海拔在900米左右,无霜期短,气候偏干旱,存活在民间的传统祈雨仪式和民间传说成为这里祈雨文化的独特象征。

开山立村,自然地理奇观群落与乡土信仰

石虎沟立村,最早可以追溯到两晋时期鲜卑段部,传说在石门沟里曾有一个段王坟。最晚也可溯到乾隆初年,京旗驻防热河的大移民时代,大量内务府旗人、王公差办来此打猎护围居住在天鼓山的深处的聚居窝棚。这里因为山势高大,飞禽走兽群集,被旗人满语称谓“古砬子”,意味“猎场高地”,后因满语脱落,对应汉语“鼓砬子”指代山间一块巨石,被《承德府志》记载为“石鼓山”,谓之山间有石似鼓。

盖石虎沟即从“石鼓沟”转变而来。也有不同说法为蒙语“石斛沟”即产玛瑙之地或满语“萨尔浒沟”,意为“木橱”,指代山林茂密的样子。在承德叫“石虎沟”的非常多,笔者倾向于此为由山名石鼓而村名石鼓,进而名石虎的。当面居民则口语称此山为“高砬子”,盖从满语“古砬子”脱音而来。因山顶有龙王庙,也称之为“龙庙高尖儿”,近代官方地理文献则称之主峰为“南天门”。

因山间有龙潭、石鼓、石橛(棒石砬子)、雷击石、雷泽(一棵柳树、一片柳树、老麻池片区形成的沼泽地,现已干涸),形成了天然的“雷公胜地”的自然文化遗存。还有棺材石、宝石洞、仙人窟(传说古代有人在此修行,窟前有泉,即今名鸽子窝)、金佛岭(传说古时有人在此放羊捡到金佛)、摔鹿崖(传说一只豹子追逐鹿群,公鹿引此豹子于此摔下,拯救鹿群)、古炭窑址、古松、古暴榆、古暴马丁香群等其他自然人文景观。

又因此山与佛教经典《大日经疏》、《金光明最胜王经》等所描述“北方天鼓雷音王佛”、“金鼓光明教法”等相契合,被当代称之为“天鼓山”,主峰如鹫鸟展翅被誉为“小灵鹫峰”,次峰“黄石砬子”被誉为“金光明顶”。

石虎沟祈雨文化,古老民俗遗风,多民族融合的见证:
在天鼓山主峰顶建有古庙一座主要供奉龙王爷,所以这里有着一种浓郁的祈雨文化遗存。旧屯地区的祈雨是古老的满蒙与汉族文化融合的民俗产物。在古代汉族祈雨一般是向龙王求雨,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而满蒙祈雨则不同,是在常年不干涸的山泉古井边处,围柳衣、戴柳帽,打抓鼓,跳神舞来祈雨的,祈雨的对象是泉,而不是龙。石虎沟的祈雨是融合了满蒙汉等多民族的祈雨文化民俗而为一体的变种形式。

石虎沟祈雨,祈雨对象上看有龙王爷和泉水,从祈雨形式上看有鼓舞和围柳。从建筑安立角度上,则有高山之顶的龙庙,即龙王的固定居所。和山下的多处龙庙行宫,即分布在各自然村的小庙,多数是九神庙的建制。九神庙信仰是北方多民族融合的多元信仰,各地九神稍有差异,但基本包括了龙王、马王、牛王、虫王、苗王、武道、老爷(关公)、观音菩萨、山神、鬼判等。而龙王一般都是主尊,是北方祈雨文化的一个集中体现。石虎沟天鼓山顶的龙王庙,现有三尊神像,四个神牌,原始则为五神庙,龙王塑像一尊,伴神则有山神、土地、雷公、电母,后又有人送来了“老爷”等其他神像两尊。建筑简单,神像朴素,信仰很实用主义。

石虎沟祈雨的方式,有坐祈和行祈,即在本地一村坐祈,还是走街串巷前村后村走着祈雨,一般采取抓阄方式决定祈雨的方式和方向,以三天或者祈下雨来为期。祈雨之先要把龙王从山顶龙庙背下来,要力壮男丁以背对背的方式背下来,这种方式形成了定俗,究其本则是因为山路险峻幽远,背对背可以保护神像的面容等。背下山的龙王住在村落附近的行宫接收香火供养,等待祈雨筹备。在此期间还有一种“偷龙王”的习俗,就是天气干旱,远道的外村居民,也会来庙里来“偷龙王”、“借雨”,凡是出现龙王被偷的现象,都会被认为该地今年要少雨偏旱。被偷龙王在对方祈雨完毕会完璧归赵,送回庙宇之中重新供奉。还有一种偷龙王形式,就是天旱无雨,一般人组织不起来祈雨队伍,因为财力的问题,有些村民会将龙王偷偷放在大户人家的门前,迫使大户富户组织祈雨,也被称为“偷龙王”,一般大户都会成为祈雨会首而进行组织。

在民俗当中还有一种少见的“晒龙王”和“煞龙王”,这两种祈雨方式,一般都是遇到大旱之年、奇旱大灾才会选用。大旱之年,久祈不下,表示龙王失职,则将龙王暴晒于爷,以龙王来雨自救,一般会暴晒于路,并用马蔺捆绑。如果遇到奇旱大灾、连年不雨、饿死灾民的年景,还会采取一种“煞龙王”的祈雨方式,这种祈雨方式很暴力,就是不仅将龙王像暴晒于野,还要边祈求边用鞭子抽打龙王,直至把龙王泥像打成碎土。这种煞龙王的祈雨方式在乾隆年间有过,近代从未见过和听闻。

一般的祈雨方式,是龙王开光之后,在常年不干涸的山泉或古井取水,石虎沟则在鹿迹泉(也有称之为陆家沟泉),盖山泉久而不干,常引山鹿来此饮水,形成鹿迹而名之。此泉之水一般放入瓷质净瓶中插柳作为祈雨的信物,若是行祈则由专人保护,据说水若洒于何处,何处将遭遇大水之灾。祈雨时龙王坐辇,也就是黄绫装饰的龙轿,如同帝王达官出行巡视旱情一般。抬轿及随行队伍人员围柳或者戴柳条艾草编制的帽子,并配以大鼓、镲钹等乐器,锣鼓喧天好不热闹。为了讨喜,有一些刚生不久的孩子还会钻龙辇,让龙王赐福、加持。所行之村落,要设饭局斋供龙王与大众。当地民俗是烧草香和黄裱纸。

祈雨有果之后,还会“谢龙”和“送庙”,即为了答谢龙王而杀生,一般杀猪一头,村民等众分食,随份喜钱用于祭祀龙王。仪式结束后则需要壮力男丁将龙王从行宫再次背回山顶龙庙供奉。旧屯当地的杀牲还愿方式是有着浓郁的满族萨满教遗风的,一般会在杀牲之前,往猪耳朵灌一壶酒,猪耳朵一动,酒水四溅代表“领牲”,之后宰杀完毕,头蹄摆放成一个完整形状于猪脊附上肚油花膜做整猪供奉,供奉完毕分与各户,这种习俗是满洲萨满教家祭的遗风,分肉是满洲所谓吃“福肉”的变形,有着很浓厚的历史文化传承意义。

一般在每年的祈雨之后或者五月十三“雨节”都会有合村杀牲祭祀龙王和关帝的习俗。但就佛教护生角度,这种杀牲祭祀的方式,比较野蛮和背离生命美学。佛教认为龙族是修行人犯戒而堕落在了畜生道,因为修行过所以有神力,因为犯戒所以成了鳞虫。故龙王真的能享用猪肉否?至于关帝则在历史流变过程中被智者大师受了五戒,成了护法伽蓝菩萨。这个是不同宗教、文化影响下的一种民俗而已,具有实用主义精神,一则可以祈雨解旱,再则可以合村联络感情,打打牙祭,丰富在地生民的物质文化生活。

在此建议,石虎沟祈雨文化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
综观石虎沟的祈雨文化,自然景观有依托,民俗文化有传承,祈雨仪式有特色且完整,与古代的皇家“雩祭”不同,极具民间色彩。祈雨是一种生民对自然的敬畏和对生存的渴求,是一种根深蒂固却又要消失殆尽的民俗文化和祭祀方式,是多民族融合发展的历史见证。借鉴北京房山蒲洼祈雨文化、重庆丰都水龙祈雨、广西百省红彝祈雨文化等都被列入当地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石虎沟祈雨应当积极申报承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从而保护其俗、抢救其宫庙塑像、挖掘承德地区多民族文化融合的祈雨民俗意义,同时深入挖掘当地的自然文化遗产资源,并为旧屯地区的文化积淀、区域发展、旅游开发提供有力支撑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