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土屋,我们的根

典型的、标准的华北大平原土屋,如今已经很难看到了,偶尔在偏远的农村还能见到她低矮,破损的身影,如今土屋已被砖瓦平房和钢筋、混凝土的楼房所代替。但如同东北“干打垒”和江南“茅草房”一样,“堆土而起”的华北土屋,为主要居住点的原生态农家院落,如温馨的音符,长久地留在如今上了年纪的人们的记忆中。

土屋是华北平原一带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虽然在馆陶10米左右的地下,发现了很多烧制的红陶、青砖、土瓦,但生产力低下的古代,农民在企盼丰调雨顺,要获得好收成所付出的劳动,往往在不期而至的天灾和滔滔黄水中化为泡影,饱暖已无法解决,安居也就因陋就简了。于是在大平原深处所形成的村落,绝大部分和黄土地色调基本一致——就地取材,利用黄水冲刷下来的泥土和耕种了几代的熟土“和泥”夯筑,建成了能遮风避雨,温馨和暖的家。

春天,农家盖房,找有经验的“把式”组织,用少许的水,把泥和成酥状,用脚踩踏,再用三齿或钉耙打整,在劳动号子和说笑声中“巍地挑”——稍稍打整一下,把地基垫高些,拉上线,两人一组,“把式”接已和好的酥泥,小工用铁锨或钢钗挖泥,甩递给把式,慢慢地,用当地游积的黄土,砌叠成的房屋框架就起来了。

等用酥泥打墙的四面“平座”了——需要盖顶时,请来的“把式”要求暂切停工,用一天或多天的时间等春天的燥风吹去墙上多余的水份,稍事干燥,“把式”即在墙靠院的一侧挖出上尖下宽的券形屋门和窗户,一座屋的框架和形制已基本作好。在放大一木梁的土墙位置,造房“把式”还要挖去土墙靠里一部分的地方,用砖或木柱砌起来,打好柱础以准备大木梁的承重。然后把上一年留下的秫秸杆“隔档子”即高梁杆,留有根须部分朝外,铺上尺把厚,上面再铺一层麦草,上面压上黄土,再用“洼碱”——一种不容易渗透的粘土和成稀泥巴,泥上一两层,一座典型的华北土屋即告竣。用同样的方法另建座配房,用夯土打成院墙,成了一个华北平原一带旧时农家一个典型的院落。

你可不要小看这样的、用黄河淤积的黄土垒造成的土屋,在它干燥后,屋里盘上土坯炕,它可冬档严寒,夏遮风雨,劳累了一天的村民,可在里边享受着清凉和温暖。而用土夯筑的院墙在温暖的夏季往往长一层绿醭,任夏天的雨水冲刷,也不会坍塌。这样的,黄土色的,就土取材,用黄土夯筑的院落,能用上十年、二十年的没有问题。

当然,也有例外,那些率先发达起来,衣食、温饱无忧的农户中,住房是他们的又一个基本追求,攒上几年,用窑上烧出的大青砖,或作为“碱脚”或在房后墙(当地称后山墙),雨水潲冲历害的地方“挂斗”——用大青砖把土墙砌盖起来,甚至全部用砖盖成院落——这是已经富裕农家的特色了,村民称为“高门楼”或“主家的”,形成了农村又一种色彩和发展轨迹。啊,黄土地、黄皮肤、黄河淤积的土地夯筑成的土屋,千百年来书写了华北大平原的文明,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本文选自《卫运河沧桑》,作者刘清月,文化学者。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