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饭的味道

刚读研究生的那阵儿,不知怎么偏要讲养生,晚饭只吃6分饱,所以到快睡觉的时候总会觉得很饿,脑袋偏又很不争气,总有很多想吃东西涌上来,便一个个的念,想吃这个,想吃那个。对面的室友被我念的很是无奈,说,我怎么就没那么多想吃的东西。我便问,你就没什么觉得是特别好吃的么?室友说是米饭。

怎么说呢,上大学前,还不觉的米饭有如何特别,但在学校吃了一年的饭后,真的是想家里新蒸出来,冒着米香,软软的,还可以打散成一粒一粒的白米饭。这样米饭不需要什么华丽的菜色装点,舀上一大勺蘑菇酱,拌匀吃就很满足了。如果冰箱里有昨夜的咖喱就更棒。放了一夜,咖喱味道已经完全融进土豆和胡萝卜中了,土豆的淀粉也渗入到咖喱的汤汁里,凉凉的,浇在热腾腾的米饭上,真是美爆了。再偶遇一块清爽的小黄瓜,嗨,真是只恨此生一个胃。

不似冲天椒,在舌头上留下强烈的灼痛感。米饭的味道是淡淡的,好的东西,搭配着新蒸出来的米饭,总是更能凸显自己的味道。记得堺叔有部日剧,里面在给酱油厂打官司,用来招待律师最隆重的一餐,只是一碗米饭和一碟自产的酱油。仿佛是老板说的,用这种最朴素的方式,才能体会到酱油本身鲜美而细腻的味道。

种大米的人,会有一块地,是留给自己家人吃的。大学时,有位老师,认识在产大米地方的人,每年都有些这种米送来。老师说,那段时间做的饭,不用舀上一勺植物油,蒸出来自然就会有光泽;打开锅盖,整层的人都能闻到米香。不需什么特别美味,只这大米,就让人十分的羡慕。

曾一个朋友说,大家总是喜欢让菜的味道强烈些,辣要更辣,一般绝不够非要更多才好。舌头受了强烈的刺激,所以才不能敏感的尝出味道。她在努力的让舌头恢复味觉。有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她说,吃一个馒头,能吃出馒头的甜味,喝一碗小米粥,能喝出粥的香味。

如果喜欢,希望大家更多时,能吃到一碗热腾腾的米饭,能吃出一碗白米饭的味道。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