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土屋的岁月(散文)

历史悠久的土屋,在改革开放时代,慢慢结束了。

那是一个贫穷的时代,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时代。

我的祖先一无所有,在解放那年,我家分了地主的几间土屋和土地。我是出生在地主房屋的孩子,是知道穷苦滋味的孩子。1956年——1983年,是我住土屋的岁月。

我有弟兄三个,小时候没有爷爷(他是1954年秋去世的),奶奶跟着大妈生活,我们的母亲一边劳动,一边看管我们成长。

家里5口人,拥有不到70平米的房子,一间住人,一间做灶屋,并且猪圈在灶屋里面。堂屋放劳动工具,大伯家占一半。

我和弟弟睡一个床,挨着爸爸妈妈的床,床头有一个装衣服的五屉柜,这点家具也是土改那年分得的。1968年大伯一家住到了铁路车站孝子店,我家住房宽敞多了,我们弟兄住在大伯家的厢房里,与父母分开睡觉。1971年秋,大伯家返回家乡居住,我们改做了土屋,大伯家做了4间,他家有8口人,其中5个是男孩。我家做了3间土屋。

改做土屋,宅基地很为难。我家还是靠近老房子做的三间土屋,坐东朝西,是湾上独一无二的一栋土房子。我在这栋土屋住了12年,1981年元旦我成家也是在这间土屋。

开始住在土屋没有用电,照明是煤油、柴油。1972年后开始安上电灯、家用喇叭。可是电源常常紧张,电费较贵。用上了电,但夏季用电风扇是很稀奇的。几乎没有人家用电风扇驱热。我家是住进红砖瓦房,在1985年才买回一台落地扇的。

27年的土屋经历,让我懂得:为人不能靠别人,只有靠自己不断努力,靠自己勤劳节俭。土屋虽然简陋,但给人的感觉还是非常温馨的。

我记得妈妈怀上三弟的时候,每天晚上不能躺下睡觉,拿着一个木凳,把头伏在上面,因她身患严重的气管炎。三弟问世后,母亲上医院做了结扎手术,保住了自己的一条命。那时我5岁到6岁。

住土屋时,妈妈最忙。白天忙于生产队的劳动,做家务。晚上还要挑灯夜战,如纳鞋底、纺线子、做针线活……每年的冬季,夜夜我可以看见母亲劳碌的身影。

住土屋时,农民生活水平很低。拿吃油来说,每家一个月用上一斤食油就不错了。我们吃的每道青菜总是没有食油味。母亲给我们炒一碗油油饭是最好的佳肴。

住土屋时,我们的穿戴很朴素。鞋子好多年是妈妈亲手做的,衣服也是妈妈亲手缝的。请裁缝做衣服那是我成人的时候。

住土屋时,我们家家吃小河的水,靠肩挑两只水桶。父亲常年负责家庭挑水的重任,他上了水利,母亲亲自挑水。我高中毕业后,开始挑水。

转眼间,我家住进红砖瓦房有34年的历史。家里的衣服、鞋子变多了,家用电器变多了。这几年我们用上了自来水,用上了电脑,用上了智能手机,用上了冷热空调,用上了洗澡热水器,用上了家用小车,用上了网络电视。物质生活大大超过了从前,幸福感逐年增强。

国家经济进步,我们老百姓就能丰衣足食啊!国家政权稳定,我们老百姓就能安居落业啊!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