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屋

我有一间小土屋,仿佛是童话里一朵鲜蘑菇,依附在百年老树旁,撑着一把小伞,为我遮挡深冬的寒流仲夏的雨。我在小土屋里追忆、思考。。。。。。我把《余秋雨:(张爱玲之死)》里面的一段文字加以修改,作为我的qq签名
—–题记

土屋:顾名思义,全都是用土垒成的。我在小土屋出生,在土屋里成长,从土屋里出嫁。土屋承载着我的喜怒哀乐,对土屋有一种割舍不掉的情愫。

最早的记忆就是我们一家五口人住着一间小土屋,父亲用高粱杆从中间把它隔开成为两间,父母带着两个弟弟在里间的一张大床上 休息,几岁的我则在外间靠着门的左侧放着一张父亲为我做的小床,一床被子横着铺一半盖一半。那时候没有家具,没有粮食,一间土屋住着五口人倒也不觉得小。

在我十二岁的那年,生产队里的高粱杆免费供盖房子的家庭使用,母亲说盖两间就宽敞多啦,父亲说要盖三间,母亲说,盖那么多耍跟头吗(后来母亲想起来就笑,夸父亲当时的英明决定,眼界长远,要不还真是住不下),于是父母就早早的拉土和泥拖土坯,坎树木(那时候盖房子只出人力不用花钱,邻里之间相互帮忙),就这样盖盖停停忙活了一年多才算完工,第二年农历十一月十六我们正式搬迁到了新家。

房子是坐北面南的,三间房父母住在左边一间,中间是堂屋,我住最右边的一间,两个弟弟住在堂屋的右边靠墙 的一张床上。我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兴奋的不得了,于是就开始设计,装修。靠后墙放了一张单人床,床头应该有个放台灯的地方(那时没电),就从母亲房里挪来一个土囤(就是用土捏成水缸的样子,专门放粮食用的)上面盖块木板,这就是床头柜了,可是还没有写字的书桌呢!经过一番思考,决定自己动手做一个,当时的农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土,那就用土做原料吧,把书桌的位置设置在窗户下,就找来几块土坯(就是用土泥做的砖)垒成两头的桌腿,差不多高的时候就在上面铺一层厚厚的高粱杆,然后再用土,水,糠三种混合和成泥,这就是当时的混合土了(相当于现在的沙子,水泥,石灰)泥平了晾干以后在铺上几张报纸,桌子的右上方墙上挂着一块圆圆的小镜子,梳子之类的就放在窗台上,就成了梳妆台:桌子上整齐的摆放着我的书,那时的书都是一些杂志和故事会一季小说,都是同学之间传着读,没钱买书,桌子下面放着一个凳子是留写字用的。

床头柜有了,书桌也有了,好像还缺点什么?哦!原来是漆黑的泥土墙,那时也没有涂料,更没有钱买画贴!想到这里就灵机一动,有啦,厚厚一摞考试的卷子,贴在墙上不是既亮堂又省钱吗?于是就贴呀,一个人的不够,就找同学的,偶尔还在上面贴几张明星的小图片,有正着贴的也有斜着贴的,很好看的,经过好几天的努力,终于大功告成了,看着自己设计和装修的成果,那一刻很有成就感,觉得自己好聪明也好伟大,这就是我的闺房,地地道道的小土屋。
后来日子慢慢变好,父亲又在土屋前面用砖头水泥盖成了四间新的平房,可是小土屋依然存在,其间小土屋下雨时漏水,父亲修了几次,出嫁后每次回娘家我还是住在里面。

在小土屋里我陪伴了母亲最后一晚,那一晚是我们一家人最后的一次团圆,母亲走了,小土屋没了,如今从新盖起来的是两个弟弟盖起来的三层楼房。时代在变,生活条件也在不断提高,只是我没有了母亲,也找不到小土屋了,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每次回去都有很多感触,怀念当初的一切……

小土屋是我的家,是我的精神支柱,我在土屋里哭过,笑过,发呆过。那里有我太多的记忆,因此我把空间取名小土屋,因为这里也是我自己的天地,是我的心灵港湾,它也记录着我的喜怒哀乐,我用心的经营着我的土屋,让它远离世俗的喧嚣,让它永远的清净又安宁!
(安然发表于田园生活者)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