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柏拉图式爱情

我眼中的柏拉图式爱情

恋爱迹——陪你走过恋到爱的过程

一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我和友人在餐厅吃饭,在听完他对另一半的牢骚抱怨并给予善意的安慰和严谨的分析之后,他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突然来了一句,好想找个人谈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爱到天荒地老永远都不分离。我听后,只觉后背一凉,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帅过自己的男性同胞,于是,故作镇定地说道,你还是找其他男生谈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吧,我回头帮你介绍几个。

回到寝室,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想来柏拉图要是在世的话,听到当下之人对所谓柏拉图式爱情的理解,定会笑掉大牙或是气到昏厥。脑海中回荡着大儒张载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想到此,我觉得肩上的担子又重了一点,嗯,有必要写一篇文章,聊一聊我眼中的柏拉图式爱情,以下内容如有雷同,那就雷同吧。

与苏格拉底这个谜一样的男人相比,柏拉图更像是一个只能想象的符号。这对师徒之间有过很多段意味深长的对话,诸如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什么是幸福,凡此种种,称不上“苏格拉底式诘难”,多少有点矛盾律的意味在里面,最终衍生出柏拉图式的爱情。

因为一场《暴风雨》而宿命般相识的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这对终身没有见过面的精神恋人,在书信中彼此袒露内心,这一千一百多鸿雁传书,穿过市井小镇的卑鄙,穿过马群野兽的喧嚣,穿过莫斯科漫长的冬夜,将他们紧紧相连。于夏日凝滞的闷热中读完《蓝色火焰》书信集,在来往的文字中,纪伯伦将艺术中无处可讲的烦闷向梅娅·齐雅黛这位从未谋面的情人倾诉,丢失和寻找,不是艺术的虚构,而是苦寻真实的精神家园。

精神恋爱不断扩散与传承,成为人类社会的美好实践,细细咀嚼可得其中美与自由的味道,它并未完全偏离柏拉图的本意,只是略显片面。当下之人对于柏拉图式爱情多少有些误解,或是一个公式,柏拉图式爱情等于精神恋爱,或是一句口号,我想和你谈一场柏拉图式恋爱,或是一种调侃,柏拉图式爱情即师生恋和同性恋,或是一份深深的鄙夷,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对柏拉图式爱情的片面解读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哲学家Marsilio Ficino在翻译“Eros(爱情)”这一希腊词语时,有点大意,用了“Amor”和“Caritas”这两个词,但“Caritas”这个词实际上是表达人们对于上帝的无欲无求的敬爱之情,和柏拉图所说的那种充满强烈欲望的爱情是两码事,这就引起了巨大的误会。

在《会饮篇》一书中,柏拉图借苏格拉底的口吻表述的自己的爱情观,当心灵摒绝肉体而向往着真理的时候,这时的思想才是最好的。而当灵魂被肉体的罪恶所感染时,人们追求真理的愿望就不会得到满足。当人类没有对肉欲的强烈需求时,心境是平和的,肉欲是人性中兽性的表现,是每个生物体的本性,人之所以是所谓的高等动物,是因为人的本性中,人性强于兽性,精神交流是美好的、是道德的。

孑然一身的哲学家们似乎是离爱情最远的一群人,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确实是最早试图对爱情做出解读的一群人,场面最为欢脱的莫过于《会饮篇》中边饮边谈的大party。在哲学家看来,爱情包含诸多充满人类理性光芒的社会化衍生物,比如道德、责任、义务等,在女性接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希腊社会,男性较难从女性中找到精神对手和伴侣,加之在古希腊城邦制度的影响下,男女之间的婚姻不过是为了社会的构建,而男性之间的爱情才是真正属天的爱情。

柏拉图式爱情根植于古希腊的理性主义传统和同性恋爱风尚,追求心灵沟通,倡导理性的、纯洁的精神爱情。然而,柏拉图式爱情并不是“有爱无性”的精神恋爱,他并不反对肉体关系在爱情和生命延续中的重要性,甚至在《理想国》中设想了一套优生制度。在他看来,精神恋爱是一个阶段,是一个循序上升的过程,精神恋爱和肉体关系并不能完全割裂开来,它不会凭空出现,而是一个从具体到抽象,从有形到无形的渐变过程。

我们爱着的首先是一个可见、可触摸的美丽肉体,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一件事情,随后,我们的欲望转向高尚的对话,在肉体的欢愉中上升至一个更高的层次,爱上这个有趣的灵魂,期待与之对话,加速自身高尚品质的养成。最后,经过心灵之美,我们会进一步思考法律和体制之美,在美的海洋里凝神观照,找到各种美之间的联系与贯通,进而到知识之美,再到仅仅以美本身为对象的思考。不可否认的是,肉体对于精神恋爱的推动,对于人类社会的持续性有着重要作用。

真正的柏拉图式爱情是不爱任何人的,它追寻的是美本身。在这一漫长大过程中,我们无法将肉体关系和精神恋爱彻底割裂开来,这是一个顺其自然又无所谓先来后到,丢此弃彼的过程。我们所渴求的东西是我们所缺乏的东西,没有任何事物会去谋求它不缺乏的东西,在这一动力因的推动下,我们来往于天地间,传递和解释爱情。

无论你是对柏拉图式爱情嗤之以鼻,认为它脱离任性,远离现实,昙花一现,如空中楼阁般不尽真实,还是愿意沉浸在精神之爱当中,摈弃肉体之欢,向往着真理,找到坚实的灵魂伴侣,我都祝你拥有一段幸福的旅程。无论如何,爱情,无疑是使人向善、向上的力量。
(文章中部分资料整理自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先刚在三联·哈佛燕京学术丛书二十年系列讲座第二讲:何谓“柏拉图式爱情”?)

我眼中的柏拉图式爱情
原作/故事:海之子
后期:清风潇潇、海之子
技术支持:暗影刀客
配图/微信编辑:不匹诺曹

文章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认为其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